首页 > 资讯 > 详情

大妈炒房一年都赚40%,谁还愿意做天使投资?

来源:创业邦 2016-09-09 09:35 收藏

如果把别的事情也搞得很难的话,那就会有更多精英分子涌进这地方来搞创新,搞创业。

 大妈炒房一年都赚40%,谁还愿意做天使投资?

“其实创业投资难不难?苦不苦?我说很难,很苦的。但如果把别的事情也搞得很难的话,那就会有更多精英分子涌进这地方来搞创新,搞创业,这样国家才有希望。”梅花天使创投吴世春。

一、独角兽又分为独角猪和独角虎

吴世春的投资故事,是标准的一战成名。2009年,吴世春投出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笔投资——40万元,占股20%,投得是手机游戏《大掌门》的开发商玩蟹科技。

4年后,玩蟹科技以以17.39亿元的价格,被掌趣科技全资收购,吴世春的40万元获得了6亿元的回报,比当初的投入整整翻了1500倍。

不过说起这个案例,吴世春表示,“我想没必要再提了,因为已经有很多人提了”。

除了这个神案例,吴世春梅花天使创投的投资项目还包括蜜芽、趣分期、唱吧、小牛电动、木鸟短租、美丽策等等。“其实我现在还有一些项目估计也会达到一千多倍,金融的项目。”

吴世春还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华为、百度工作。

2004年,他与孙志强创办的商之讯公司,主做企业IM。

2006年,他和陈华一起创立酷讯网。

2008年,他从酷讯网离职转做天使投资人。

2010年,他加盟北京基调网络系统有限公司,出任该公司高级副总裁。

后又与基调网络CEO陈超仁一起创立乐呵互动,转战移动互联网,推出精品应用“食神摇摇”和”万游助手”。

2014年4月,吴世春成立梅花天使创投。截至目前,共投资了100多个项目。

对投资人来说,回报率是肯定绕不开的问题。而且回报率,不应该是“看起来好像是带来了不错的回报”。比如有些项目,一年前还是独角兽,忽然今年就变成了尸体。

吴世春的观念是,独角兽有时候是分独角猪和独角虎。

独角猪要靠主人不断的喂食,自己不会找东西吃的,一旦停止烧VC的钱,就活不了钱,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虽然它的个头跟老虎差不多大,也是两三百斤,但是没有造血能力;

独角虎则是随便放在什么地方,不管它吃什么,反正有的吃。还能占据一个山头,一山不藏二虎地统治一个行业、一个领域。

要想“慧眼识虎”,投资人首先要看自己在这个领域的负荷能力有多高。“有很多的领域,你如果深究它的逻辑的话,它的逻辑是有问题的。”

比如,电商领域中,垂直电商就存在很多的问题——供应商是同一批人,卖家是同一批人,没有差异化,垂直电商的流量又打不过淘宝、天猫的,获客成本又高,“那基本上所有的垂直电商都得死掉,VC给钱的时候可以补贴拉来用户,看起来蒸蒸日上,VC一旦撤钱,马上直接就挂掉了。”

不想当独角猪,就得找到自己的护城河。护城河又分为以下几种:

最强劲的背景是政策背景,就像三个通信公司一样,别人做不了;

然后是用户规模,像腾讯,法律上是允许做QQ、做微信,但是别人做不了;

再然后是靠效率,靠精细化运营,像唯品会,唯品会深入到二三线城市的投放能力,别人做不到;

接下来只能是做一个比较苦逼的事情,做脏活累活,别人不愿意进来。

二、离钱远的东西都会是一个大坑

今年的大背景是资本寒冬,很多天使投资机构都放慢了自己的脚步,随着大环境而放缓。梅花天使创投却没有这么做。

梅花天使创投的正常速度是每年投70~80个项目。2016年上半年的成绩是,投了40多个项目。

吴世春觉得,自己之所以没有迷失方向感,是因为“我们还是有一定的投资逻辑”。

比如,认为离钱远的东西都会是一个大的坑。烧很多钱最后不一定就能够把项目做到盈利状况,像O2O,传感设备,VR也是个大坑。

当年可以这么做,那是因为当年是跑马圈地的时代,大家做事情不考虑赚钱,不考虑盈利模式。但是现在,流量红利已经过去了,做到比较大的用户量的机会少了。这两年基本上没有什么应用能做到过千万用户。BAT变成了敏感的入口,变得更加强势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创业的路已经堵死了。

吴世春认为,比如像移动出海,可能就是个蓝海;像新媒体,会涌现很多创意,也是红利;像互联网金融;像消费升级,每一个消费品类里边都会出来几个品牌……

关键是要get到点,这个点就是“拐点+降维攻击”,这也是梅花创投投资的核心理念。

第一是拐点。比如像新媒体迁移,传统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迁移,消费者向年轻化迁移,拐点一般都是投资机会;

第二是降维攻击。比如互联网金融,跟原来传统金融企业PK,不是互相竞争,而是去切保险、证券公司、理财的蛋糕;还有出海,用中国成熟的模式,去打东南亚、巴西、中东等地区。

所以梅花天使创投投资的时候不挑领域,只要符合这两个大逻辑都可以。

三、只有其他地方赚钱难了,精英们才会来搞创新创业

经济学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叫“资源诅咒”,意思是丰富的自然资源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大多数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比那些资源稀缺的国家经济增长地更慢。

这种例子在资源大国比比皆是,一个国家如果在挖矿方面很赚钱或者挖石油方面很赚钱,那么精英人才全部都去搞石油搞矿去了。问题是矿挖完了就没有了,也会带来污染。

吴世春认为,中国的话,其实是一个人力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但是,很多人去当公务员、去挖矿、去搞房地产——别的地方越容易赚钱,就越少精英会搞创新,搞创业。

“其实创业投资难不难,苦不苦,我说很难,很苦的,如果把别的事情也搞得很难的话,那就会有更多精英分子涌进这地方来搞创新,搞创业,这样国家才有希望”。

吴世春觉得,目前,国家的两个政策,第一打击贪腐,第二供给侧改革,实际是把房地产弄得更严,把传统行业弄得更难,这些地方更难的话,逼很多创新的人走向知识创新的这个领域。

中国只要熬过这几年比较苦(好像做什么都不赚钱)的时期,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局面。到时候,中国会有1000家小米,有1000家华为这样的公司,那中国完全是一个创造性的国家,任何时候都会立于不败之地。

国家鼓励双创,在其他领域设置更多的障碍,可以把更多的钱和人才逼向这创新创业。

如果做别的事情很容易的话,人们肯定不愿意搞投资。“炒房一年就算是一个大妈也能翻个30~40%,谁去搞天使投资?”

四、识人 ,这招叫出其不意

天使投资不同于中后期投资,没有相对成熟的数据可以参考,“识人”是天使投资中的核心技能之一。

吴世春识人,看重的是杀气,是狭路相逢勇者胜,是穿越战场最终达到胜利。“对自己要狠,不管别人,但是对自己一定要狠,比较有杀气”。

以2010年为界线,中国互联网创业可以看到两代完全不同的企业家。马化腾、马云、李彦宏、张朝阳等是前一批,程维、张一鸣等是后一批。

吴世春认为,最明显的是,一代代企业家的数量在提高,总体的能力在提高;在主体结构更加合伙制,遵守市场规则;更多的用中国本土的创造,而不是靠国外的模式来帮忙。

吴世春会可以去多接触成功的企业家,观察对方的特质、谈吐、喜好、甚至面相,“你见多了以后,并不是说你一定能够把它量化,而是一种感觉:成功的企业家就应该像这样,你觉得他会是未来的谁谁谁,比如未来的雷军什么的”。

具体的判断,还是要靠观察细节。在聊天听创业者讲故事、表述产品的时候,听他是不是足够自信,是否具有气魄、领导力,对行业、新技术的认知,慢慢会积累起对这个创业者的认知。

这些都是基础动作,最重要的是,在聊的过程中体现出问题。在聊的过程中,根据聊天内容,问出超出这个创业者逻辑之外的问题,看创业者如何应答,“突然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怎么回答。”

“创业者很多时候是需要挑战逻辑的。要在条件缺失的情况下,竭尽全力找到突破机会,这种能力是现在很多人是没有的,他们会按照正常逻辑去思考,但很多东西一旦跳开这种正常逻辑他们是找不到那个方向”。

五、带人 ,这招叫洞察细微

投资圈跟很多圈都一样,入行以后是通过师父带徒弟的方式把徒弟带出来的。吴世春的带人打法,体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步是做人。做人最基础的是同理心,要可以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接下来是去勾兑各种事情,能决策,怎么处理好各种事和人。投资需要在很多项目资源、人脉之间不断地去协调处理。

还有对人的尊重,哪怕再熟的人,要能保持最基本的尊重。“比如对熟人或者下属,甚至他有求于你,你能不能保持最起码的尊重,这个很多人做不到。”

第二步是看人。在短时间内观察别人,看到人的恐惧。观察别人,看到起伏、波动,因为每个人都想掩饰,想读出别人的内心在想什么,也很恐惧别人读懂他们的需求。“因为平时你去看项目的时候,短短的20分钟、30分钟,他肯定是花了很多时间来掩饰的,他要掩饰自己,超有信心,掩饰自己很得体,你要怎么去看到真相”。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