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昔日铁饭碗,今日大裁员,传统银行业要变天了

来源:36氪 2016-09-09 15:03 收藏

创业寒冬已经到来,然而现在传统银行业也正在经历一次大变革。

昔日铁饭碗,今日大裁员,传统银行业要变天了

创业寒冬的到来已经引发大面积人心惶惶,然而现在传统银行业也正在经历一次大变革,降薪裁员、增长乏力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以往令人艳羡、躺着就能赚钱的银行业要变天了。

根据最近国内多家银行发布的2016年半年报显示,他们在过去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一轮大裁员。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招商银行员工总数较去年末减少7768人,工商银行减少7635人,中国银行减少6881人,建设银行减少6721人,农业银行减少4023人。

根据对以上数据的计算,四大银行上半年总共裁员超过2.5万人,而拥有最多职员同时也是人均创收效率最低的农行,员工数下滑至不到50万。

与裁员同期而至的是员工福利的削减,据了解在16家上市银行中,已有多达10家银行人均薪酬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民生银行上半年人均薪酬同比下滑23.2%至14.6万元,下滑幅度和绝对金额均位列上市银行第一位。

如此大规模的裁员在银行发展史上可谓罕见,但也并非无迹可寻,因为在2015年的时候,全球范围内的银行们就已经呈现出这样的势头。

言外之意,不仅国内银行在裁员,国外银行也在大规模的裁裁裁,甚至比国内有过之而无不及。

根据人民日报社旗下中国经济周刊的统计,2015年裁员名单中,美国银行资产排名前四的大佬们无一幸免:

资产位居榜首的摩根大通银行2015年下半年开始就陆续裁员至少1000人,全年在消费者和社区银行业部门裁员总数达到了约10000人,目前员工数和峰值相比减少了20000人之多;资产屈居其后的美国银行2015年二季度裁减2979名全职员工,占员工总数的1.4%,全年员工下降了7.1%,相当于每100名员工中就有7名在2015年离开岗位;资产列第三的花旗银行更是成为裁员大户,从金融危机以来到2015年9月底,花旗已有约13.5万员工下岗,相当于裁员36%,仅2016年初宣之于口的裁员人数就有2000人;资产位居第四的富国银行也宣布将裁员1000人。

这股裁员潮甚至扩散到欧洲大陆,欧洲十大银行自2015年6月以来宣布裁员的规模高达13万人,超过了这些银行2013年和2014年裁员的总数,2016年全球银行业至少还有12万人即将被炒掉。花旗更是预测,未来十年仅欧美银行业就将有30%、近200万从业人员将失去工作。

这样的数据多么的骇人听闻.....但问题是,为何全球银行业会忽然间发生这样的境况?背后的症结又在哪里?

事实上,在国内几大银行公布2016半年报,涉及到裁员问题时,银行大多是持有保留态度,也并未透露裁员、降薪的原因是什么。

唯有民生银行高管在针对大幅降薪一事给予了回应,民生银行给出的解释,一是部分机构业绩未达预期,影响当期费用。二是历史上对员工薪酬计提较多,因此,2016上半年实际发放薪酬,同比还增长了11.47%。

民生银行同时表示,部分机构业绩不达标主要原因在于,坏账冒出太多难以消化,也因新业务做不了未完成考核。

民生银行的问题,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其他几大行的遭遇。经济大环境之下,伴随着股份制银行不良贷款率明显攀升的背景下,银行们定会面临不良率上升带来的潜在压力,而且不良拨备会挤压盈利。以工行为例,2015年全年税后利润2777.2亿元,较上年增长0.5%。中行税后利润1794.17亿元,同比增长1.25%。股东应享税后利润1708.45亿元,同比增长仅为0.74%。

除此之外,2016年半年报显示,浦发银行、招商银行、建设银行的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6.22%、8.44%,7.01%,创2010年以来半年报同比增速之新低。

如此看来,也不难理解,面对效益下降、经营困难、增长放缓,银行不得不做出降薪裁员的对策。

迫使银行降薪、裁员的另一个原因是来自于金融科技的发展,正在冲击着传统银行业的经营模式,程序化的银行工作已经逐渐被自动化取代。有报告显示,10年之后,银行甚至已经不再需要柜员和服务人员,全部施行自动化管理,而且这样的办事效率要比传统人力提高很多,也节省了成本。

互联网银行的兴起,也对传统银行形成了不小的影响。比如以腾讯微众银行、阿里网商银行,这一类由互联网公司主导的民营银行,已经完全可以实现打通支付结算业务和中间业务,并且吸引到大批量的中小企业客户。虽然,短时间内还是不大可能动摇到传统国有银行的根基,但未来他们必然会分食传统银行的份额。

事实上,传统银行裁员之余,已经有不少高管主动离职,转而加入到到P2P、民营银行、互联网公司。比如:

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离职加入乐视,任副总负责互联网金融板块;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离职加盟苏宁,任职苏宁云商副总裁,分管金融理财业务;渤海银行总行行长赵世刚离职去了万达,任职万达金融集团筹建组副组长;杭州银行行长俞胜法、建设银行网络金融部老总黄浩离职去了阿里......

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而且他们不会是最先离开传统银行,也不会是最后加入互联网企业的高管。身在体制内的他们,或许早已经看到传统银行的症结,盈利模式固化、员工太多、成本太高、新技术冲击...躺着赚钱的银行时代已经慢慢过去了。

用平安银行行长邵平的话来说,银行业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寒风刺骨。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