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股权众筹鼻祖Angellist创始人:曾被VC骗得很惨

来源:网易科技 2016-09-10 11:15 收藏

全球第一融资平台Angellist,正不时区地为全球55万家企业解决融资问题。

股权众筹鼻祖Angellist创始人:曾被VC骗得很惨

硅谷是一个没有标志性建筑物的胜地。在一条不起眼的街道,一座普通的老楼上,全球第一融资平台Angellist,正不时区地为全球55万家企业解决融资问题。

Angellist帮助过的最有名的品牌,就包括优步。这家现在覆盖70个国家的打车软件,在2010年时还叫“优步出租车”,而非我们现在熟知的“优步科技”。当时,Angellist刚刚成立,每天要收到5千封融资申请。优步当时只有一辆车在周末工作,每个周末职能接送十来趟客人。

Angellist发邮件约了优步的创始人会面,然后写了一篇小文章帮助推介。关于优步更详细的资料,被发送给16位投资人,最后十几位投资人与优步见面,其中四五个人决定投资,总额为400万美元。

现在看来,这算得上是全球近十年来最成功的投资之一。而这,正是Angellist创立的初心。Angellist用汉语翻译来就是“天使名单”, 创始人naval对公司的定位,就是帮助初创企业,像真的天使一样。

除了优步,还有twitte、Postmates、 thumbtack,、Ship、 Luxe valet,、Mazebase等知名品牌,也都通过Angelleist进行了股权众筹。现在的Angelleist不仅独具慧眼,也更富效率,离线阅读软件Pocket,只用了17天,就在这里融资近750万美元。

根据最新数据,Angellist上的领投人已经达到200个,他们背后是25000多名合格投资人、7千多家创投机构以及4500多家创业孵化器,寻求融资的创业企业数量已经达到55万家。6年来,Angellist已经帮助超过2千家初创企业获得投资,这个数字每个月还会新增60家。2015年,Angellist一共为初创企业注入1亿6千万美元的投资。

这家对创业者来说天使般的企业,却是一个曾经血本无归的创业者创立的。他用最完美的方式,实现了对居心叵测的VC们的一次“报复”。

被VC骗得一干二净

AngelList的创始人Naval有过一段近似屈辱的经历。2003年,Naval创办了一家企业,由于不懂风险投资行业的交易规则,他跌入投资人精心设计的协议陷阱,尽管企业做成了,但他手里的股权几乎全部拱手让人。

在接受采访时, Naval不愿再细述这段经历。“你是创业者,但你现在为别人打工了。”他如此描述创业者被VC们愚弄的结果。

即使在硅谷的创投江湖,创业者在整个博弈环节中也只是一个单体。而VC在这个体系中则属于多元角色,他们掌握着资源和欣喜,总是会从迷糊者那里获益。所谓规则,全部都由他们所设立。

Naval认为,这种格局不改变,创业者将非常弱势和无助,甚至找律师都无法帮助自己。“你的律师会说,“哦,这是标准的。这就是标准。那个也是标准。“所有对状况的评估都是暂时的,而控制才永久,但在不平等的标准下,创业者很容易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Naval向外界展示更多的,是他聪明果断、意志坚定的硬汉形象,让人很难相像他会被投资人骗得团团转。总之,这段经历让他对资本的恶意,和创业的艰辛深有体会。

他没有像好莱坞电影里讲的那样,去枪店买把武器来报复这个江湖。他想到的是,去帮助这些创业者免受江湖之害。

在当下中国,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地位也不对等很多投资人找创业者聊,要么是为了挖项目的人,要么为了拷贝商业模式和新领域的新知识。甚至,有的投资人的活动需要几个免费做路演的演员罢了。

从博客到白宫

Naval一开始没有想做一个很大的生意,2007年,他和合伙人Kevin先是从一个叫“Venture Hacks”的博客开始,教人们如何筹集风险投资,帮助初创的企业家,拉小与VC的信息不对称,让创业者具备和VC一样的专业知识。

这个中文译名为“创业黑客”的博客,一共运营了近3年,Naval和创业者做了大量的沟通,深入了解了他们的痛点。互联网革命改变了世界,也让初创企业的成本降低,结果就是数量也跟着倍增,到最后大家都难以融来资金。

于是,2010年1月,Naval和Kevin创办了AngelList,发愿在信息不对称、力量不均衡的创投双方之间,制造一种新的平衡。AngelList的logo是一个手势,是硅谷嬉皮士用来象征和平的。

然而,新生的AngelList随时面临关闭的困境,它最大的敌人就是美国法律。根据美国对金融领域的规定,只有在政府登记的经纪人,才可以在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做中介并抽取佣金。

AngelList不但没有经纪人身份,而即使成为经纪人,还要受制于金融监管局。即使你想在网站上改动什么地方,有任何的动态更新,都得提前向监管局申请。每一处细微的变动,都要根据规定向监管局申报,这样一来就会严重拖慢投资审核的进度,思维创新受阻于官僚机构的审批。

而要改变这些,只有一条艰难的路可以走。“我们不得不去游说国会,否则我们就寸步难行,更别说继续帮助其他创业者了。”   Kevin说。

Naval也对未来有清晰的预估。“痛苦在第一天就开始了,而且不会停止。”他告诉采访者武卿,“这很难, 因为你在尝试做一件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

两个合伙人和团队再华盛顿呆了很长时间,与国会以及白宫一起讨论Jobs法案,最后还去了白宫的Rose Garden,之后,他们又跟联邦交易委员会合作,沟通协商条款事宜。

这些对中国人来说比较陌生,而在美国,国会两院有义务来收集信息,改善公司的经营环境。在半年的时间内, Naval和Kevin基本上每周都要从位于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飞往东海岸的华盛顿飞和国会沟通。但是对方的态度却总是时阴时晴。

“真是万念俱灰,非常难熬。”Kevin说,当时团队和律师一起讨论,大家都估计要泡汤。

Naval却坚持要走下去,“没有一条对的路可以让我们走,错的路却有很多。事实上你做的绝大多数工作不会显现出效果,所以风险、痛苦、艰辛一直会有。失败在所难免。但你只能走下去。”

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使努力一年Jobs法案未获通过,他们还要通过其他方式来帮助初创企业。

在 提案投票前夜, AngelList需要拿出一份5000人签名的请愿书。迫不得已之下,他们就搞了个线上请愿,呼吁全美各地的Angellist用户发出自己的声音。终于在第二天的清晨,这份集体请愿书被提交参议院。

2012年4月5日,奥巴马总统签署JOBS法案。这部美国金融证券领域的第五部法律,降低了股权交易平台的门槛,有志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不用再去美国金融监管局注册为经纪人。股权众筹得到了法律认可,任何初创公司都可以公开募集资金。

Angellist创始团队一心想做的创新,终于可以大刀阔斧地实施了。

股权众筹的辛迪加模式

Pocket是 一款离线阅读服务软件,它能帮你把准备稍后阅读的文章,快速同步到不同设备上。这款软件,曾被评为安卓系统最佳应用程序之一。Nate Weiner(耐特维纳),是Pocket公司的创始人,维纳目前急需融资六七百万美元,因为数额巨大一时没有别的办法,他找到了投资人杰瑞。

杰瑞帮维纳在Angellist平台发布融资消息后不久,很久吸引了大量投资人关注。17天后,就实现了融资目标750万美元的目标。

即使在硅谷,这也是一个让人惊艳的速度。而这,就是Naval和Kevin一直想做的创新模式――领投加跟投的辛迪加模式。

Angellist的职员Mike为武卿介绍这个模式:第一步,他们要把创业项目的相关信息放在Angellist网站上;然后,他们在投资人资料库中,寻找对口的领投者;确认领投者后,就会有其他投资人出于对领投者的信任跟随投资。这样,一笔融资就完成了。在维纳融资的过程中,他曾经的投资人杰瑞成了领投人,其他24位投资人就是跟投人。

在Angellist上,注册不用审核,但募资的时候要审,领投人的指责之一,就是做好对融资公司的调查。这些领投人要么是传统风投机构的的合伙人,要么是知名天使投资人,都是投资界的精英和明星。在AngelList平台上,他们被赋予很大权利,包括优先投资项目、验证与筛选跟投人等。

AngelList将监督领投人行为的公正和透明,后者必须对项目做过调查,中间也不能有任何私下交易,他们还不能是公司的创始人,等等一系列的规则。

“我们有很多条文和方法确保这些。”Naval

AngelList吸引杰瑞这样的明星投资人的,除了大量优质的项目,还有在投资成功之后,领投人还可以从跟投人的收益中,提取15%的佣金,这样的交易被称为“Carrie”。

领投人的声望和收益,就取决于他们的战绩。这也是小规模的跟投人投资高质量的早期创业公司的唯一方法,他们即使投2万5千美元这么小的数目,也可以与硅谷、纽约、波士顿、洛杉矶、西雅图、柏林、伦敦的优质资金一起融合。

反过来对初创企业来说,只需要与一个投资人来谈判,就可能获得几百个投资人的资金。

辛迪加模式的创新之处在于,可以充分发挥领投人的专业能力和声望资本,解决企业和普通投资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如果领投人选中的是优步那样的未来之星,跟投人将一同分享受益。如果投资失败,因为每个人的投资额度都不算大,损失也不会太大。

Angellist,是辛迪加模式和股权众筹这种投融资手段的全球首创者,也因此媒体把他们叫做股权众筹鼻祖。现在,这个平台有165个领投,3千名左右的跟投人。

颠覆的不仅是融资模式

Pocket用17天实现融资目标后,投资人的杰瑞和创业者的维纳,都觉得很兴奋。Angellist帮他们走向了一个全新的美丽世界。

“在传统的融资活动中,很多文件,包括一份合同来来回回很多次,还有很多独立条款你要去谈判,可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维纳说,Angellist用标准条款解决了这些问题,几天和几周之内就可以解决完成融资。

而速度,则是初创企业的生死线。这些企业资源有限,经不住折腾和耗,融资慢一周,就很可能夭折。

Naval终于实现了对VC的颠覆。他和创业伙伴每天上班,都充满了激情和希望。

在Angellist网站上,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大家可以迅速了解对方,投资人可以了解一下:企业的创始人靠不靠谱,目前估值如何;创业者可以看看投资人,是不是有钱、有资源、人又很nice、帮忙不添乱。

双向透明度意味着,传统VC模式中,信息不对称、地位不对等的创业者和投资人,通过互联网线上平台连接起来,双方变得更加平等。

随着投资人创业者越来越多,Angellist逐步变成了一个庞大的人脉库。 让海量人脉聚合并发生化学反应,成一个顺理成章的事。招聘,现在已经发展成为AngelList上非常热门的业务,目前已经有4000多家公司,通过Angelllist成功招聘到了超过10000名员工。

AngelList目前并未开始盈利。在该平台上,每一笔投资产生的利润,领投人可以拿到15%的分成,Angellist会拿到5%。不过,这都需要一个周期,比如优步,现在还未上市,Angellist在这个项目的收益还只能是账面数字。

“谷歌和facebook在成长的开始,也没有很明确的业务模式或者盈利模式,所以我们现在只是侧重于高速成长,我们要先把这个做大。”Naval说。

Angellist 何时来中国

Angellist服务了全球众多初创企业,那么中国的创业者能否在其平台上融资呢?登录angellist平台后发现,如此大的平台只有一家中国的项目挂在上面。

Angellist也很想打入中国市场,但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不允许同一个国家之内的投资人直接通过Angellist来投资给该国的初创企业。

但Angellist的运作模式已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地传播和复制。目前中国已经拥有包括云投汇、天使汇、360淘金、京东金融、云岸金服等在内的100多家股权众筹平台。筹资额度从2013年萌芽期的1亿元人民币,迅速发展到了2015年的50多亿元,包括阿里、百度在内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也开始涉足股权众筹业务。

而在中科招商副总裁、云投汇创始人董刚看来,即便如此,业界依然有些迷茫。2016年可以称为“股权众筹的迷茫年。”

董刚认为,股权众筹的行业定位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把它定为场外证券交易市场,可以按照交易所的规则来约束,不让证券业协会的监管,让证券基金业协会监管也可以。但问题就是,“没有方向,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发展,更不知道红现在哪里?”

做金融最怕什么,最怕踩过去红线,你就要蹲监狱了。

根据 董刚的了解,中央高层对股权众筹是支持的,而监管部门的态度则比较审慎,目前以收为主,不鼓励创新。

业界不得不努力远离法律红线。2015年,国内知名互联网股权融资机构联合发起成立了中关村 股权众筹联盟,他们以“自愿参与、平等协商、行业自律、共有共享”为原则,目的是在证监会没有颁布行业标准的情况下,加强自监自管,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众筹联盟理事长刘志硕认为,众筹是个伟大的制度,而股权众筹机制则有助于培养一个社会的创新、创业精神。当下的中国已经有大量中产阶级出现,正是发展股权众筹的大好时机。

四五年前,Naval和伙伴每周都要飞越美国大陆,去华盛顿游说国会。与政府和政策博弈,是一条艰难的路,对于中国同行来说,也许刚刚开始。

Every company goes tdivough a tough time at some point. Foundersmust have a belief in their mission or they will quit when times get tough.Founding teams that have a strong belief in their mission - beyond just buildinga financial success - are the ones that make it tdivough and build the bestbusinesses 。

每一家公司,都会有过。创始人除非坚信自己的使命,否则只能知难而退;创始团队必须对他们的使命,有强烈的信仰。它超越对金钱的渴望,让我们熬过难关,成就大业。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