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细数股权众筹需要监管的理由

来源:中商情报网 2015-11-03 17:37 收藏

从8月7日证监会严明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私自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到近期李克强总理积极发展众筹新模式,股权众筹从业人士可谓“喜忧参半”。


   从87日证监会严明规定“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到近期李克强总理强调积极发展众创众包众扶众筹新模式,股权众筹从业人士奔走在惊慌和受宠两端,同时也颇感委屈:为何同样为互联网金融,银监会至今未针对跑路风波不断的P2P下达严格的监管要求,股权众筹刚方兴未艾却受到证监会严令整肃?

站在行业思考,笔者与其他股权众筹从业者一样,希望监管机构给予股权众筹跟P2P一样宽松的监管环境,让股权众筹在充足的窗口期自笔者改良,最终走上创新发展之路。但是回归到一个股权众筹投资人的立场,笔者不得不承认证监会要求任何机构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是当务之急,也是明智之举,股权众筹的监管相当迫切。

众筹

股权众筹的投资门槛一般数万元起,股权众筹平台每个项目都具有唯一性,需要投资人仔细检视,慎重预估各个部分,包括项目的可行性、创业团队实力以及退出预期。一旦投资人认定了一个项目,即便脱离平台,也愿意拿钱奉送上门要求入股。也就是说,在投资人眼里,平台承担的只是项目信息展示角色,投资人决定投资的基础在于对项目方的信任,而不一定需要信任平台为前提,这也就是股权众筹与P2P最大的差异之处。

此外,由于股权众筹自身特性决定其对投资人的门槛要求相比P2P较高,相比P2P的投资人,股权众筹人群至少具备高收入或者高净值的优势,并且是一群相对较高学历或社会经历的人群。因此,出于股权众筹投资人对投资收益预期的考量,他们心理和财力已承诺承受“理性的人”责任,承揽项目失败投资归零的后果,在这个投资中间,股权众筹平台只是被视为一个信息中介的角色,而不需要承担信用中介职责。

股权众筹平台由于被投资者视为信息中介,不存在投资人对平台兜底的诉求,相比P2P,股权众筹平台只要不私自挪用投资人资金,不虚构资产标的,便不存在触法的可能。当然,现实中做投融资服务的人也不是傻瓜,还不至于为这种低级犯罪毁掉个人金融从业生涯。

那么为何还要说股权众筹平台急切需要监管呢?其实,也正是因为股权众筹平台承担的只是信息中介的角色,同时没有监管环境制衡,利益与项目方一致,股权众筹很“便利”地游走在违法违规的边缘。

就在数百家股权众筹平台遍地开花的过程中,甚至一群草台班子赶时髦也玩起股权众筹平台,除了懂得投融资协议签订流程,对基本的公司尽调、财务调查和数据审查一无所知,只要引进项目有领投人就好,中间再通过线上运营、线下劝导的方式活跃气氛带动认购意愿,全然不顾领投方和项目方联袂”演出“的可能。

平台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纵容融资方虚假披露公司信息,尚且可以理解,更恶劣的是一些平台主动帮助融资方“包装”项目欺骗众筹投资人。众筹投资人即便通天本领,无从查觉真伪,一旦项目宣告失败,投资人也无从维权,融资方和平台只须一致回应“早期项目本来就80%的失败率,你也知道股权众筹本来就是高风险”,便轻易打发投资者的疑虑,这也就是股权众筹行业背后的猫腻所在。

说到这里,有些浸淫二级市场的读者应该有种似曾相识,没错,就是券商保荐。中国二级市场自1990年以来,其间券商保荐上市的不少公司屡现IPO当年业绩变脸,券商被讽“只荐不保”,2009年《证券发行上市保荐业务管理办法》出台后证监会加大了监管保荐业务的力度,然而后续创业板和中小板还是涌现了不少公然造假上市的公司,如立立电子、胜景山河、绿大地、万福生科等,直到2013年万福生科造假事件被揭发后,平安证券遭受重罚,近两年IPO市场业绩变脸情况才有所好转。

上有监管机构,下有各券商研究所,还有上万个投资者的二级市场,上市公司虚假信息披露蒙混上市况且如此;在“早期项目高风险高收益”帽子掩护下,股权众筹上无监管机构,下无评级公司和众多投资人,项目的信息披露真实性可信度有多少呢?何况即便投资者认购造假上市公司的股票,不仅有监管机构介入帮助维权,还有便捷的退出通道或者重组的潜在预期实现翻盘,那么股权众筹呢?投资者除了本钱打水漂,还为他人徒添笑料,被嘲眼光失准。总而言之,对于投资人而言,项目信息真实披露是一切前提。

平台窘境

有平台也很委屈:我们只是平台,没有义务确保项目信息真实性,投资者愿意投资哪个项目,由其自取之。理想化的股权众筹平台思路确实如此,但现实中不具备可操作性,因为绝大多数平台用户数量是有限的,一旦平台不审核项目,对所有申请融资的项目来者不拒,那么平台会成为众筹项目超市,后果将不堪设想,对于投资者、融资方和平台都是痛苦,因为在平台新增有效投资人是缓慢的,他们的资金分摊到过多的项目后,延长了单个项目的募集期,并降低了项目的募资成功率。

所以至今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平台都按照上个项目募集情况规划新项目上线时间和数量,而且处处强调信息披露真实完整。“信息披露真实完整”这句话真的是这样吗,答案是不一定。因为几乎所有的平台本着成本考虑,都是不对项目做尽职调查的,也不可能后续管控项目运营的情况。

那么到这里,读者应该很容易理解笔者为什么说股权众筹迫切需要监管的原因。笔者想这也就是证监会要求各机构不得再以“股权众筹”名义从事发行股票的根本原因。

禁用股权众筹实则为投资人利好

目前来看,证监会的指令犹如一袭寒流给火爆的股权众筹迅速降温,所有平台纷纷摘下“股权众筹”标签,随之不少平台项目相继出现融资缓慢、平台每日注册用户量放缓和投资人投资意愿减弱等问题,一些平台开始把业务转至线下,通过线下培训、线下沙龙的形式招揽投资人和募集资金。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未必不是好事。

首先,证监会的指示使得股权众筹概念迅速降温,为平台创业者创造冷静期的同时,也避免了阿猫阿狗之流打着股权众筹旗号顺势介入。京北投资总裁罗明雄先生曾说过,市场没有给草根股权众筹平台留下任何窗口期。有些股权众筹平台创始团队以及平台背景根本支撑不起业务,但在支持创业等口号的召唤下就鬼使神差地做了众筹网站,结果要么拉不来投资人平台散伙,要么动歪脑筋售卖股份,据最近三方平台统计,今年上百家股权众筹平台,线上交易起量的还不到一半。至于“股权众筹”被歪曲利用,例子就更多了,据笔者所知,在业内鼓吹、地方政府推波助澜的情况下,不少线下非法兜售“原始股”的团伙也借着股权众筹名义承销股份,以高收益为诱饵蒙蔽普通民众。在无法律法规监管的前提下,证监会要求融资业务去“股权众筹”标签,既是一剂预防针,也是对民间融资的净化。

其次,证监会的指示缩小了可能受侵害的投资人范围。股权众筹是一种高风险的投资,无论是在欧美还是日本欧洲,均对投资人设置严格的进入门槛,仅放行具备投资知识和风险可承受能力的人群,而目前在法治环境并不成熟的中国,一旦股权众筹被浮夸变为全民运动,对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培育以及民众的资产安全均不利。因此当前证监会对“股权众筹”的降温处理,并且明确股权众筹须持牌开展业务,缩小了互联网上股权投资群体,避免走上邪路全民受害,也有利于监管机构长期观察,并为制定相关从业规则提供参考样本。

第三,股权众筹平台按照要求去“股权众筹”标签后,将更注重筛选优质项目。“股权众筹”标签的消失,意味着各平台对民众的股权投资教育宣导大幅放缓,各平台日注册用户数量也相应逐日衰退,在投资人群极其小众的情况下,各平台为了吸引投资人,将被动以优质的项目资源作为引导注册量和成交量的爆点,而不再以谁的宣导声音大或者谁的项目数量多取胜,至少在利益立场上,平台对投资者也实现了一些倾斜。

法治环境是关键

然而,即便如此,真正实现股权众筹信息披露真实完整的制度化道路还是很漫长。或许有人问,那为何不立法规范股权众筹?说来话长,美国2012年公布JOBS众筹法案,至今也未能出台相关监管细则,何况中国开展股权众筹必然要配套工商登记电子化、合格投资人标准制定、完善的个人信用体系、严明的工商税务环境以及项目转板退出等系列问题,这里暂且不再做详细说明。

总而言之,不管是IPO注册制也好,还是股权众筹豁免也罢,良好运作的土壤都是法治,只有整体性法治和社会信用环境建立,股权众筹也许才能打开大风口,助推产业结构转型。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