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私募转公募 股权众筹有望迎来新一轮增长

来源:网络 2015-08-03 17:45 收藏

伴随互联网金融日益渗透中国民众的生活,一个新概念——众筹,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众筹即利用互联网平台,共同筹集资金以支持他人或组织发布的项目。它既传承着古人“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哲理,也带着互联网时代的鲜明烙印。

伴随互联网金融日益渗透中国民众的生活,一个新概念——众筹,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众筹即利用互联网平台,共同筹集资金以支持他人或组织发布的项目。它既传承着古人“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哲理,也带着互联网时代的鲜明烙印。

可以说,众筹的出现,彻底颠覆了银行信贷、风投和IPO等传统的途径,把融资与千千万万个机构和自然人个体挂起钩来。

众筹在中国迎来爆发式增长。而根据“众筹家”新近发布的《中国众筹行业报告(2015上)》,截至今年6月15日,中国已有众筹平台190家,剔除已下线、转型及尚未正式上线的平台,共计165家。

不过,在规模不断膨胀、关注度不断提高的同时,这一创新的互联网融资模式也在遭遇“成长的烦恼”。

风险控制与退出机制欠缺

具备“草根”的众筹,因为切中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痛点”,而获得了来自政府层面的关注和支持。不过,由于与非法集资边界模糊,众筹的合法性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受质疑。

中国现行的《证券法》规定,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发行行为均视为公开发行证券。且非公开发行要求发行者不得以广告、公开劝诱和变相公开的方式发布项目。

众筹不仅参与者众多,而且所有众筹项目都需要在互联网平台上进行自我展示。从这个角度而言,风生水起的众筹实际上一直游走在法律规范的“灰色地带”。

缺乏完善的投资风险控制机制,则是众筹面临的另一大困扰。

按照回报模式划分,众筹平台可以分为权益众筹、股权众筹、债券众筹和公益众筹四种类型。其中,债券众筹以网贷为主要模式,即P2P。

由于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和相关法律的规范,一度野蛮生长的P2P曾经历过一波“跑路潮”。有统计显示,仅2014年就有逾330家P2P平台出现提现困难、倒闭或跑路,有的平台寿命甚至仅有短短的半天。

而在股权众筹领域,风控机制缺失制约着参与者的积极性。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初创企业的资金一般来源于自有资金、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众筹的出现为其提供了第四种来源。作为新的外部资金来源,股权众筹导致了投资人的普遍化,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与风投等专业投资人相比,普通人没有足够的能力将好的项目与差的项目区分开来。

华东师范大学网络信息研究所所长袁毅分析说,现有的众筹平台上,很难看到项目的监管、跟踪、后期报告,也很少提供更多途径能让投资人深入了解公司和项目。这是众筹发展面临的困难之一。

据记者了解,不少在众筹平台发布的项目对投资风险及进展情况等缺乏及时详尽的披露,部分项目选择性披露信息,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产品瑕疵、潜在风险。一些平台将尚未达到筹资目标的项目或预期筹集资金为零的项目纳入成功项目,以提高融资成功率,另一些平台甚至存在大量的虚假项目。

众筹还面临着退出机制不畅的困扰。据了解,股权众筹投资人的投资回报通常包括分红、并购和IPO上市三种形式。欧洲风险投资协会(EVCA)2012年度报告显示,当年欧洲仅有15%风险投资通过并购实现了退出,通过IPO的则仅为5%。这意味着中国的众筹投资人也很难通过这两条途径成功退出。

公募股权众筹试点有望启动

那么,火爆的众筹何时能走出“灰色地带”?

去年12月,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将风险相对高于商品众筹和债券众筹的股权众筹纳入规范化监管范畴。

今年3月,这一《办法》征求意见稿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征求意见稿降低了投资者投资单个融资项目的最低金额要求,从不低于100万元降至不低于10万元;金融资产方面,从原征求意见稿中的不低于300万元或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额不低于50万元,分别降至100万元和30万元,取消了对投资单位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要求。

修改后的征求意见稿还对通过众筹平台开展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相关服务的中介机构作出了明确规定,要求中介结构对募集资金设立专户管理;对从事关联交易的,应当遵循投资者利益优先的原则,防范利益冲突,并履行信息披露业务;中介机构可以自建众筹平台,也可以通过外包的众筹平台开展股权众筹融资相关服务。与此同时,对于要求通过众筹平台开展私募股权众筹融资服务的中介机构,维持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不少于500万元的要求。

与原征求意见稿相比,修改后的征求意见稿放宽了个人的投资门槛,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则趋于加强。

尽管时至今日这一《办法》尚未正式公布,但在业界看来,两份征求意见稿的“一松一紧”之间,透露着管理层对众筹这一新生事物的认可和支持,及对其强化自身风险防范管理的期望。

值得注意的是,股权众筹真正走出“灰色地带”的转机,或将来自于从私募走向公募。

一些法律界人士认为,强调小众的“私募”与以普惠为特质的“股权众筹”,本身就是一对矛盾体。若能突破“不允许公开发行”“不允许向不特定人群融资”等诸多限制,股权众筹有望迎来新一轮的爆发式增长。

据悉,全国人大财经委提出的《证券法》修订草案除建议取消股票发行审核委员会制度、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外,还建议通过证券经营机构或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可的其他机构以“互联网+”等众筹方式公开发行证券,发行人和投资者符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条件的,可以豁免注册或者核准。

来自媒体的报道称,公募股权众筹试点有望启动,首批尝鲜者包括京东金融的“东家”、蚂蚁金服的“蚂蚁达客”,以及平安集团旗下深圳前海普惠众筹交易股份有限公司。

这也意味着,走过最初的粗放式生长之后,众筹将以合法身份步入阳光之下,从而告别“小众”迎来“大众”时代。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