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私募股权众筹”概念“消亡” 监管细则或在专项检查后出台

来源:法治周末 2015-08-28 10:23 收藏

“面对监管部门的专项检查和股权众筹的新定义,大多数平台都开始‘夹着尾巴做事’。”广州某众筹平台创始人孙毅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感叹道,平台的一些项目因为监管不明确只能暂时搁置,希望监管细则能尽快落地。

“面对监管部门的专项检查和股权众筹的新定义,大多数平台都开始‘夹着尾巴做事’。”广州某众筹平台创始人孙毅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感叹道,平台的一些项目因为监管不明确只能暂时搁置,希望监管细则能尽快落地。

监管来临之际,这样的感叹,道出了很多股权众筹平台的心声。

继今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股权众筹仅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后,短短几十天,有关股权众筹的监管动作频出。

“私募股权众筹”概念“消亡”

8月7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并部署各地方政府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中介活动的机构平台进行专项检查。

《通知》明确,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具体而言,是指创新创业者或小微企业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互联网平台公开募集股本的活动;未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开展股权众筹融资活动。

对此,业内人士将其解读为除了京东、平安、阿里巴巴三家被证监会批准进行公募股权众筹试点的公司外,其余众筹平台均不得开展股权众筹业务。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通知》一出,不少众筹平台纷纷改名,大多是在自己原有的平台名字上加上了“私募”二字,如深圳的云筹改名为“私募股权融资平台”。

但就在部分平台刚刚改名后,8月10日,证券业协会发文将《场外证券业务管理办法》中第二条第10项“私募股权众筹”修改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这意味着平台得改名了,只加‘私募’也不行了。”孙毅指出,以前宣传用的都是股权众筹,改名为股权融资以后,可能造成很多刚接受了众筹概念的潜在投资人对新项目的投资持观望态度。

据悉,京东“东家”也在8月17日下午发布规范股权融资用语公告,将股权众筹改成“私募股权融资”,成为第一个改名的主流股权众筹平台。

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东看来,修改后的《办法》明确了股权众筹的概念,即股权众筹就是指公募股权众筹,而一些众筹平台开展的冠以“股权众筹”名义的活动,是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的非公开股权融资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行为,不属于股权众筹的范围。

“这主要是为了避免社交众筹、私募性质的众筹、基金众筹、集资众筹、传销众筹等‘伪众筹’误导民众,同时也避免众筹这个概念因大量的违规操作而被滥用。”

平台原业务可继续开展

实际上,从去年年底至今,业内对股权众筹概念的解读就一直存在分歧。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2014年年底,证券业协会出台《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其隐含语境是将股权众筹分为公募和私募两大模式,私募覆盖大部分现有的股权众筹实践,而公募则为非上市小微企业公开发行机制改革所预留。

“从近期多项对股权众筹的监管措施可以看出,原先广义的股权众筹概念被分为股权众筹、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和私募股权基金募集三种。”杨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从现有的股权众筹平台架构看,多数平台实际落在“私募性质的股权融资”范畴之中。

据悉,大部分现有的参照征求意见稿开展“股权众筹”、以“领投+跟投”模式进行投融资活动的平台,均属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而证监会此次专项检查的重点内容包括平台上的融资者是否进行公开宣传,是否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股东人数是否累计超过200人,是否以股权众筹名义募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检查的对象包括但不限于以‘私募股权众筹’‘股权众筹’‘众筹’名义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平台。”一位接近证券业协会的人士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检查并不会影响现有众筹平台业务的继续开展,只是不能再冠以股权众筹的名义。”

,平台改名后,已经向当地证监局提交了材料,预计近期将有工作人员过来检查。

按照《通知》,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须按照私募基金的管理办法来管理,并采取相对宽松的事后备案制,参照公司法、基金法开展业务。

根据《办法》,接受备案的主体只有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公司、期货公司、证券投资咨询机构、私募基金管理人五类。

“这标志着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业务的规范监管,将先从证券行业的‘正规军’开始,而一些科技类、信息服务类企业开设的众筹平台,将无法申请备案。”。

监管细则或在专项检查后出台

有消息称,关于股权众筹和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的管理办法最快或在专项检查后分别公布,股权众筹项目融资上线将设定为300万元,而非公开股权融资项目融资额则没有上限限定。

此前,监管层批准京东、平安、阿里巴巴三家公司为公募股权改革试点时,允许其公开发行注册豁免,所设定的额度也为300万元,即不超过300万元的公开发行,无论投资者人数多寡,均豁免向证监会注册。

“目前股权众筹管理办法拟提出项目融资限300万元,但我认为起码应该在500万元以上。”杨东认为,300万元上限有些少。

公开数据统计,2015年上半年,我国股权众筹意向投资额超过110亿元,实际融资约为35亿元,是2014年全年的2倍有余。

以京东股权类融资项目为例,绝大多数项目融资额均高于300万元,项目平均融资额约为900万元。

“京东的‘东家’属于非公开股权融资,可能不受300万元的限定。”京东的众筹业务实际上为私募性质,阿里的股权众筹平台“蚂蚁达客”、平安的深圳“前海众筹”业务都还尚未上线。

“征求意见稿要求众筹平台的净资产不得低于500万元,还要求有与开展私募股权融资相适应的专业人员等门槛,鉴于此,300万元的上限设定是合理的,符合众筹的根本属性,有利于利用小额分散原理控制风险。”著名经济金融评论家余丰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对于孙毅而言,按照监管风向,尽管其平台所做的私募股权融资没有融资额上限,但对于平台需要遵从的其他规范,“目前还摸不着边儿”。

“现在只能是参照征求意见稿,比如说要求单个项目的投资者累计不超过200人、合格投资者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3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等。”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的监管细则能够尽快出台。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