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股权众筹“悬而未决” 东莞开拓者举步维艰

来源:东莞时间网 2015-11-09 17:33 收藏

身处“裸奔”状况的互联网股权众筹,尽管处于政策不明朗的“混沌期”,无论是股权众筹平台,还是项目方自发众筹,均在如火如荼地“野蛮生长”中。


身处“裸奔”状况的互联网股权众筹,尽管处于政策不明朗的“混沌期”,民间各方的探索却不曾懈怠,无论是股权众筹平台,还是项目方自发众筹,均在如火如荼地“野蛮生长”中。

今年以来,东莞陆续涌现众筹平台,既有专注餐饮娱乐众筹的“狮子投”、“我是天使”,也有专注“消费领域的、小而美的连锁店铺众筹”的“原始森林”,还有不限项目业态的“牵投”,此外还有几家平台正在筹备中。

与此同时,企业自发众筹的现象也日益增多。除了此前已广为人知的“许多人咖啡”(已铩羽而归)、网来咖啡、“江西好味道”餐馆等,美甲品牌“装甲部落”也于近日启动5家新店众筹。

但在监管政策不明朗、行业还处于混沌期的大背景下,东莞股权众筹“先行者”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正沿各自认为正确的道路前进。

众筹平台涌现

看好股权众筹的资本不少。业内人士透露,除了已上线运营的4家众筹平台,东莞还有几家众筹平台在筹备中,这是一个继P2P之后,资本觊觎的互联网金融新领域。

115日,东莞本土众筹平台“原始森林”推出其第二个众筹项目——台北疯豆万科城市广场新店众筹。截至117日中午,50万元的众筹额度已经完成了78%,“看来身边的吃货还是蛮多的。”原始森林CEO马雷鸣对此速度颇为满意。

据马雷鸣介绍,台北疯豆是一家走精致路线的甜品连锁店,去年以来接连在东莞开出三家分店,每家店都在短时间内快速盈利,且三家店的年利润率均在40%左右,这正符合“原始森林”的定位:消费领域的、小而美的连锁店铺众筹。

于是,在马雷鸣的努力下,台北疯豆即将开设的第四家分店,放在“原始森林”进行众筹,没想到该项目在亲朋间小范围的推广十分火爆,仅仅两天时间,100份众筹份额(每份投资额5000元)就已经被认筹了78%

20多天前,“原始森林”推出的第一个众筹项目——600秒快剪,也是在短短几天内完成39份(每份5000元)众筹额度。“都没有大规模推广,只是在微信朋友圈推介了一下,显然大众的投资需求还是非常大的。”马雷鸣高兴地说道。

“原始森林”是东莞一家新近上线的本土众筹平台,创始团队从事信贷行业多年;其背后的大股东是广东博源资产公司,对A股一、二级市场均涉猎多年,可谓精通投资。

谈及创办“原始森林”的初衷,马雷鸣表示,2015年是我国股权众筹行业的爆发元年,这个爆发期将持续2-3年的时间,未来将继续涌现出一批众筹平台,“正是看到股权众筹行业的巨大发展前景,股东和团队成员才参与进来,未来两三年,实体经济还将继续面对艰难的转型期。也正因为实体经济的艰难转型,客观上促进了股权众筹行业的爆发。众筹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将极大地促进实体经济的转型发展。”

看好股权众筹行业的人并不少。近日,东莞另一家本土股权众筹平台——“狮子投”上线公测,这是一家专注餐饮娱乐众筹的垂直领域众筹平台。其合伙人杜学玲透露,公司正在挑选好的餐厅,最快将于本月内推出几个众筹项目。

再往前,号称“国内首家同城餐饮股权众筹平台”的“我是天使”于今年719日正式上线。据其负责人李东海透露,上线3个多月来,其在东莞已顺利完成大骨王、怡顺担担面、滇喜、名称小厨等4个餐馆的股权众筹,单家店的募资额均为几十万元不等。目前,其尚有数个项目正在洽谈中。

不限项目业态的“牵投”,则早在去年底就已上线。依托广东天行健集团等股东背景,定位于“专业股权众投平台”的“牵投”,目前已有注册会员5.8万,认证投资人92个,完成众筹项目总数76个,众投成功金额2251万元。“我们诞生的逻辑很简单:即为投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为互联网金融事业做更好的众投平台。”该平台相关负责人赵艳说道。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东莞还有几家众筹平台在筹备中,“或许不久后,仅东莞本土的众筹平台,就将不下十家。这是一个继P2P之后,资本觊觎的互联网金融新领域。”

与此同时,企业自发众筹的现象也日益增多。除了此前已广为人知的“许多人咖啡”(已铩羽而归)、网来咖啡、“江西好味道”餐馆等,美甲品牌“装甲部落”也于近日启动5家新店众筹,在短短的十来天时间内,该自发众筹的项目也完成了既定投资额(240万元)的逾八成认筹。

政策悬而未决

尽管各路资本均看好股权众筹行业的未来,但与P2P一样,股权众筹行业在国内仍处于“裸奔”状态,市场期待的监管政策迟迟悬而未决。

“股权众筹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新鲜事物,在国内更加新鲜。”东莞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杨希对股权众筹行业颇有研究。他告诉记者,尽管各路资本均看好股权众筹行业的未来,但与P2P一样,股权众筹行业在国内仍处于“裸奔”状态,市场期待的监管政策迟迟悬而未决。

股权众筹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久,也就是近三四年的事,由于容易触及到法律红线,曾被质疑成“非法集资”,股权众筹在发展初期举步维艰。不过,随着国内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股权众筹逐渐进入国家决策层的视野。201411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首次提到股权众筹,提出“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成推动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双引擎”之一,为大众创业提供资金支持的股权众筹亦获得市场青睐。331日,备受关注的京东股权众筹终于上线,互联网金融大佬纷纷涉足该领域,2015年成为业内眼中的股权众筹元年。

敢为人先的广东一度走在了股权众筹的前沿。2015717日,广东省金融办下发了《广东省开展股权众筹试点工作方案》,欲把广东省建成国内互联网股权众筹发展的新高地,并提出争取年底全省互联网股权众筹平台达50家。

7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首次明确界定了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指通过互联网形式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的活动,具有“公开、小额、大众”的特征,并且对股权众筹服务对象、发起渠道、信息披露形式等进行了规范。

一时间,股权众筹成为继P2P之后,风头无双的互联网金融“新贵”,各类媒体上鼓舞人心的消息接连出现,关于股权众筹平台牌照的“小道消息”也漫天飞舞。

然而,仅仅20天后,监管层就紧急叫停了股权众筹平台的试点。87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广东省的试点活动被叫停。810日,中证协发布公告称,将《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办法》中的“私募股权众筹”修改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随后,股权众筹成为了业内心照不宣的“禁忌”,大家依然在做着原来的事情,但是公开场合均避免碰上政策红线。行业内的风向标——京东金融的股权众筹悄然改称“私募股权融资”,淘宝众筹则主打产品众筹。

“政策不明确,平台很不好做。”赵艳告诉记者,无论是对外宣传,还是业务推广都受到影响,“我们已经完成的2000多万元众投金额,多是证监会叫停前做的,现在以线下推广为主。”

“国内众筹行业正处于迅速发展、鱼龙混杂的状态。”马雷鸣认为,之所以监管政策不明朗,主要是因为监管层的心态是复杂和矛盾的:一方面需要新的工具来刺激和帮助实体经济,另一方面又担心监管缺失带来的负面影响。“对于已经开始出发上路的平台而言,不可能停下来等,只能在做好风险管控的同时,边发展边等政策明朗。”

事实上,国内股权众筹行业正在野蛮生长中。据某行业网站统计,截至今年10月底,国内股权众筹平台已达140家,股权众筹融资额累计逾50亿元。

摸着石头过河

在监管政策不明朗、行业还处于混沌期的大背景下,东莞股权众筹“先行者”们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往各自认为正确的道路上前进。

“股权众筹是个好东西,但还有很远的路要走。”杨希分析指出,股权众筹平台能否成功,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量:如何挑选到好的众筹项目、如何找到合适的投资人、如何做好投后的监督管理,这三个方面缺少了任一个,都可能导致纠纷和失败。“众筹说到底也还是股权投资,风险是很大的,成功率不高,若投资失败,投资人不仅可能血本无归,还可能需要承担投资标的失败后的各项责任。”

对此,马雷鸣有深刻的认识。“任何一个新兴行业,在发展初期,都会面临鱼龙混杂的局面,因为新的事物没有历史借鉴、没有成熟的道路可循,更多的只能是靠摸索。”他透露,在监管政策不明朗的背景下,大部分众筹平台都还是继续往各自认为正确的道路上前进,如“原始森林”的定位从筹备之初就很清晰:即做“消费领域的、小而美的连锁店铺众筹”,众筹内容包括股权和产品或服务。

“一方面,我们帮助这些‘小而美’(‘小’是指单店投资规模在百万元以内,‘美’是指盈利性比较好)的店铺筹到资金、筹到客户,我们收取服务费(一般为融资额的3%-5%);另一方面,我们帮助大众投资者找到好的投资项目,获取高于一般理财产品的收益,而我们按照标准的基金收费模式,收取1%-2%的管理费及一定比例的收益分红。此外,所有众筹的项目,我们自己都会领投,做到与投资人的利益一致。”马雷鸣认为,“原始森林”其实就是“小而美”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只不过是通过众筹模式让普通大众能够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跟传统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相比,门槛更低、风险更低、收费更低、受益的对象更普及。

“原始森林”选择的定位与模式,显然与创始团队的经历密切相关。据悉,该团队大部分出身银行信贷,看实业看得多,知道企业兴衰的缘由,也懂得风控;此外,他们都是80后、90后,懂互联网也懂生活。尤其是马雷鸣,其大学毕业就开始投资小生意,拥有10年多种行业的投资开店经验。

“狮子投”选择做餐饮娱乐众筹平台,也跟其创始团队的背景息息相关。据其合伙人杜学玲透露,创始团队做餐饮收银系统多年,拥有黄记煌、毛家饭店等大批客户资源,能够整合铺面、厨师、管理人员等配套资源,为投资方、融资方、经营方、管理方搭建一站式开店解决方案及资源众筹平台。“我们和其他平台不同的地方,一个是实时监控项目餐厅,每天营业结束后给该餐厅所有投资人发布当天营业信息;二是我们有多年餐饮行业经验,建立了一套从选址、设计到管理等各方面的体系,可大大提高我们项目的成功率。”

事实上,“原始森林”和“狮子投”选择的都是有充足现金流、能够快速分红的项目,这就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投资人未来退出的难题(依靠分红就可以获利),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投后监管的难题。毕竟,相比一般人看不懂或太烧钱的高科技和纯互联网项目,实体店铺既好懂又好管。

不过,与“原始森林”采取“领投+跟投”模式不同的是,“狮子投”作为平台方一般不参与具体项目的投资,“餐厅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只要项目好,在营业后2-3个月就可以开始分红,不需要A\B轮和上市的预期,而且通过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也很容易监控餐厅的财务,实际上是合伙开店的概念,因此我们一般不领投。”

“对于众筹的未来,我是充满信心和期待的。”马雷鸣指出,尽管作为一个新平台,目前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但“谁能抓住未来三年甚至更长时间内的市场爆发期,谁就能笑到最后”。

版权声明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