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长春再现众筹开新店屡次被坑

来源:新文化报 2016-01-26 10:17 收藏

2014年起,由创业项目发起人提出构思、众人募集资金启动项目的“众筹模式”,在长春大行其道。


2014年起,由创业项目发起人提出构思、众人募集资金启动项目的“众筹模式”,在长春大行其道。

一时间,餐厅、咖啡馆、KTV、酒吧、浴池,按摩院、4S店……凡是你能想到的商业项目,几乎都可以众筹。

两年时间过去了,长春众筹的“先驱”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他们的梦想实现了吗?

答案大不相同。在这个独特的商业生态圈中,有人功成名就,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经历了寒冬,把众筹玩成了“众仇”;更有人不惧艰险,奋力前行。

这一切,还得从下面的故事说起。

案例一

众筹中看到“钱”景他的店面从2个发展到180多个

在长春提起众筹,餐饮业无疑是参与度最高的一个。按照这个脉络延伸,谁家的餐饮众筹生意做得最好?

齐洪海和他的股东们,会毫无争议地坐上头把交椅。两年时间里,他在长春市区内布局了23店,主营特色餐馆。

齐洪海今年46岁,梨树人。没跟餐饮扯上关系那会儿,他在老家卖了23年鱼,算是小有积蓄。齐洪海不光卖鱼还爱吃鱼,更喜欢结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次聚会上,齐洪海和朋友们唠起了未来,一位开酒店的朋友指了一条路:“民以食为天,就这买卖好,有啥不懂的就来问。”受朋友点拨,齐洪海活了心。此后他一边卖鱼,一边留心经营方向。

2004年初,他经过细致筛选,最后敲定东北特色铁锅炖作为自己的投资项目。

“2004年3月18日,在梨树县,我用多年的积蓄开了第一家餐馆。”齐洪海告诉记者。开店之初,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儿,不敢期待赚到什么大钱。但没想到的是,结果还不错,顾客反馈菜品味道好,消费实惠,有了不少回头客,当年就盈利了。

评价当时的自己,齐洪海说:不咋懂管理,但懂得让顾客吃好。

“卖鱼的时候,跟不少饭店打过交道,知道客人需要特色餐饮,也知道把顾客服务好十分重要。当时我所做的一切,就是让客人记住炖鱼、炖鹅、炖小鸡,咱家是最好吃的。”他坦言,那一年赚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笔巨款。

至此,齐洪海有了扩展店面的想法。他把这几年赚到的钱作为启动资金,在亲戚朋友的支持下筹到120万元,于2010年在四平开了第二家店。两年后,第三家店在榆树正式开业。

到了2012年,齐洪海的投资开始进入回报期,三店全部盈利。

漫画胡义翔

求学遇“众筹”42个同学一起干

齐洪海虽然做小生意出身,但颇具战略眼光。在他看来,自己的3家店虽然个个赚钱,但品牌传播度还很弱,与国内先进餐饮连锁机构相去甚远,盈利空间仍待提升。尤其在管理方面,由于缺少餐饮连锁管理经验,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农民出身的齐洪海,渴求“头脑风暴”,迫切需要学习。

一次偶然的机会,圈里的朋友向他推荐了一个教育机构。齐洪海花了1.68万元报名,开启学习模式。入学后齐洪海发现,班里的同学都是各行各业的老板,入学的目的与自己相同,都是渴望学到更多的管理和投资知识,为未来的生意铺路,并结交更多的人脉。

精心学习,走心思考。学习期间的齐洪海汲取了大量的营销知识和经营实战技巧,而对于一些时髦的商业模式,更是情有独钟。

其中,让他最为兴奋的莫过于众筹。而真正将众筹从概念落到实际的,则是从一次同学聚会开始。

“上学期间,同学们处得都挺好,毕业后就轮番请客,有一次我做东就聚到了我的餐馆。”齐洪海说,当天的聚会,大家聊众筹、谋未来。“我跟他们介绍说自己的这几家饭店全部盈利,特别想到长春发展,但资金还有缺口,能不能也搞一下众筹?”那顿饭后,同学们就商议推举齐洪海为众筹发起人。

“众筹搞砸的不少,既然大家这么信任,我一定得干好这件事。”齐洪海说。筹备期间,大家开了几次协调会,将公司众筹股份、例会制度、盈利通报情况、公司的规章等都详细明确下来。其中,将众筹人数限定在50人以内,形式为单店众筹,对象必须是可靠的同学、亲属、好友。项目启动后,直营和加盟模式并行。

为了保证餐厅经营有序,做到精准管理,齐洪海花百万年薪聘请了职业经理人,并且严格规定:任何股东在店内就餐,全部现金结算。此外,在精算成本后,他还提出了“傻瓜厨房“概念,所有菜品都要统一标准。

在经历了两个月的筹备后,2013年12月22日,42名同学以及少数亲属股东筹得的326万元成功在长春开办了第一家店,出资额最高的31万,最少的1万元。与此同时,长春的另一家店也成功开业,两家店经营面积分别为1200平方米和1100平方米。

新店迅速“炸红”9个月收回全部成本

开业之初,齐洪海还有些不放心。“在家乡开店和到长春开店是两个概念,这里是省会,餐饮行业竞争激烈,万一开门不响,对不起众筹人该咋办?”他说。

好在结果还算不错,店里的生意很快就有了起色。

“生意出奇地好。”齐洪海说,这样的开局给了投资人信心,股东们萌生了更大胆的想法———趁着火热加速布局。

在有了半年的资金沉淀后,经过股东大会商议,次年5月1日,众筹350万元、面积1600平方米的另一家店又开业了。这一次,顾客盈门的场面终于让齐洪海悬着的心落了地。

“天天爆满,排队吃饭,服务员都忙不过来了。”齐洪海回忆说,简直可以用“炸红”来形容当时的生意。

与早前两个店一年左右收回投资不同,第三家店只用了9个月便收回了全部成本。

作为回报,参与投资的众筹人当年全部收回投资。次年,按季度每1万元享受1.1万元分红。

设立风险控制机制保护300多股东利益

事业蒸蒸日上,店面顾客盈门,但盈利背后开始出现不同的声音。

“有些小股东安于现状,认为已经盈利,就要稳稳地走,这样不仅风险可控,还能到期分红。但大股东却认为,目前市场潜力巨大,商机稍纵即逝。”在每月一次的股东大会上,齐洪海第一次感受到了分歧。

作为掌舵人,他深知团队“步调差拍”的危害性,也知晓尊重每一个股东意见的重要性。

“理解投资人,大家相信你,咱就得真诚对待每一个人的意见。”齐洪海认为,在众筹的大船上,不能搞一言堂,要懂得接受。

在经过了大量市场走访、盈利状况与优势分析并采纳各方意见后,齐洪海团队最终制定了众筹风险控制机制。按照这一机制,如继续开设新店,为了保障各方利益,众筹资金需采用多店分摊制,即每人单店投资额在1万元~5万元之间,并通过民主投票确定经营方向。

随后,一家又一家的直营店和加盟店相继开业。

在餐饮业平均收益只有15%~20%的微利时代,齐洪海和他的众筹伙伴们用了两年时间,将长春市内的直营与加盟店数量做到了23家。

“如果算上外埠县市,黑龙江、辽宁、内蒙古、北京、山东等地的加盟店和直营店数量已经达到了180家,全部为众筹模式。”齐洪海告诉记者,未来五年,将店面扩展到其他城市将是发展重点。

巨大的连锁门店格局已经形成,外界对于齐洪海和他的众筹团队也表达了担忧:步子太快,会不会透支企业的发展潜力?股东间暂时关系和谐,但如果遭遇不利的市场局面会不会出现变数?

齐洪海在回答这些问题时相当自信。“我们做企业能成功,有着必然性。股东众筹,不是乱筹,到目前为止也有底线,亲戚朋友同学,无论是谁推荐,前提必须是信任可靠、人品佳,这一点至关重要。”他说。另外,科学化的管理、成熟商学院人才供应体系是铁打不动的制度,经营方向合理把控,这些都是成功的基石,同时也是抵御风险的关键。

与此同时,在为各店提供优质本土股东的同时,线上粉丝的培养及招股也将成为未来众筹股东吸纳的重要渠道。

“我啥事都愿意往前看,现在做的工作也是为未来做铺垫。”齐洪海说。新文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了管控渠道风险,齐洪海为旗下的众多店面打造了一条“生态链”,包括酱料厂、家具厂、酒厂等产业链已经成型。而这样的经营闭环,无疑让整体收益更有保证,弥补了经营上的突发风险。

两年间,齐洪海的餐饮众筹项目累计参与人数超过300人,众筹金额超过1亿元,投资回报率超过30%

齐洪海说,自己的众筹之路还将走下去,而众筹模式仍将是自己未来的主要投资模式,新店众筹也将复制长春模式。

案例二

两次被“坑”80多万元靠“刷脸”众筹凶多吉少

极寒的长春冷得一塌糊涂,而老姚的众筹事业更是“透心凉”。

“众筹这点破事,一天整得我乱糟糟的。”老姚说,眼瞅着快过年了,本应该高高兴兴的,可如今却啥心思都没有。

老姚咋的了?这得从2014年说起。

10人众筹300遭遇不靠谱发起人

老姚是个老板,也和众多企业老板一样,花了高价学费去求学。他求学的目的有两个,一来提升管理能力,二来结交商海朋友。毕业那年,众筹模式在长春风生水起,而同学圈中的众筹项目,更是比比皆是。

踏着这股热浪,2014年3月,老姚在同学的牵线下玩起了众筹。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洗浴中心,由两个学友发起。他们说在长春市繁华地段看中10套底商,价格是每平方米1.18万元,当时准备了700万元,但还是有资金缺口,看能不能找几个人众筹。”老姚听众筹发起者说,待资金到位后,要打造一个城区内的大众洗浴新标杆,客户为中高端收入群体。听了这番推荐,再看了发起人的宏伟蓝图,老姚动心了。

“因发起人着急,说机会不能等,晚一天开业就耽误经营,最终10个人众筹了300万,我拿了50万,算是入伙了。当时没有制度框架,也没开筹备会,就凭着彼此信任,回报也靠口头约定。”他告诉新文化记者,本以为资金到位后,项目发起人就会全身心投入其中,为众筹人的利益而努力做事,没想到真的是大错特错。

两个月后,众筹股东们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我们私下里打听才知道,项目发起人仅投资了2套底商,而且买的是抵账房,每平方米报价才5600元左右,但给我通报的价格是每平方米1.18万,而且这两套底商已经做融资担保了。”他说,而当时口头承诺的项目推进工期远没有兑现,装修材料、洗浴器材和员工招聘等都没有启动。

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但大家还是觉得应该给项目发起者充分的信任。不过,耐心的等待并未等来理想中的结果。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项目应该是进行不下去了,我们这些众筹股东彻头彻尾被耍了。”2015年,老姚多次找到项目发起人,追问对方为什么忘记了当初的承诺和那份初心,结果对方绕着圈子规避重点,老姚一度想到用法律手段维权。

红火饭店却亏损管理方“暗地整事”

不幸接踵而至。老姚遭遇的不靠谱众筹,不只是这一个。就在众筹浴池9个月后,他参与到同学组织的另一个餐饮众筹项目中。

“一位同学有餐饮经营管理经验,他提出开一家江南特

色的餐厅,800多平方米的面积,想要众筹。”老姚说,出于同学间的信任,大家通过众筹集资400万元左右。

没有章程、没有制度,财务设计也没有第三方监管,本应落在字面的承诺也被口头承诺替代。按照老姚的说法,大家都是老板,骨子里就爱面子,谁都不愿意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伤了和气。在大家看来,在同学的圈子里,根本就不会出啥意外。

“一共19个股东,我投了34.5万,因为大家都是餐饮行业的门外汉,经营管理的重任也就交给了项目发起人。”老姚说。开业之初,股东们动用了自己的各方资源来店就餐,光预存卡就为餐厅贡献了170多万,生意也一直不错。

看到这些,股东们甚是兴奋。可没想到,却传出了亏损。“去年10月份,餐厅管理者告诉其他股东,餐厅经营到现在已经赔了100万。”老姚说,为了弄清事实真相,股东们外雇了会计审核。最后大家一致认为,问题有可能出在装修环节,这处花销与实际情况看起来不大相符,怀疑是经手装修的人在此做了手脚。

“一直以来,我们认为餐厅管理者也算兢兢业业,没想到,他们在暗地整事儿。”他说,现在人家提出餐厅出现亏损,提出众筹的股东们可收购股权,但价格需要重新核算。这招太狠了,股东们哪能同意?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到现在也都不让步,实在解决不了,有可能要诉诸法律。

“忙活了这么长时间,本钱都收不回来,我能不闹心吗?”老姚说,两次众筹,砸进去84.5万,痛心不已。

老姚告诉新文化记者,他反思了这两次众筹失败的教训,客观地说,同学也好,朋友也好,众筹做生意,友情不能替代制度,口头承诺也不能替代白纸黑字的合法协议,只是当初大家的法制观念都太淡薄了,缺乏有效的制度来约束管理。另外,“只管出钱,不管做事’的投资人心态,也让项目失控的风险增大,加上有些发起人和管理者行事不透明,账目不明晰,给了别有用心之人以可乘之机,结果就是凶多吉少。

案例三

新手上路项目仅9天“惊艳”筹来35万元

“不简单”的技术,成就用户“简单”的生活体验。

19日,长春市绿园区一高档写字楼内,曹志成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看着线上众筹最新支持人数达46人,累计资金已达到351322元,他有了小小成就感。

早前的担忧烟消云散。曹志成是长春克瑞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监,他众筹的项目有些特别———智能洗车服务机器人。

作为一家集高科技硬件研发和运营为一体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市场开拓者,他牵头在线上平台发起了众筹,金额分为三档:2999元、4999元和29420元。

线上平台众筹并非没有门槛,按照该平台规则,只有众筹累计金额达到10万元,才算筹资成功。

忐忑中终于等到上线时间。1月10日,众筹开启;1月11日,金额突破10万底线;1月19日,逼近36万。“去年11月就开始众筹,一路走下来,看到这样的结果真的高兴。”曹志成告诉记者,最让人兴奋的是,价格不但没有成为绊脚石,反而给了自己带来意外的惊喜。2999元、4999元和29420元三个价格,都有人众筹,其中29420元最抢手,这更是窥探出市场的需求。

据他介绍,29420元智能洗车服务机器人的背后是更大的市场,符合公司战略。

分析开局不错的原因,他认为,科技产品所衍生出的巨大市场和有别于其他企业的产品研发,是众筹成功的关键。

“线上众筹失败的案例很多,要吸取他们的教训。”他告诉记者,自己的项目是有了研究成果,才开始进行商业化运作。产品的研发早已完成,首批众筹设备将于今年5月中旬交付使用。

2月5日,智能洗车服务机器人设备线上众筹通道就要关闭。作为平台内项目的发起者,曹志成对于众筹还有更大的期待,他希望最终金额突破百万。

本版温馨提示:理财非存款,产品有风险,预测收益不等于实际收益,投资须谨慎。

2014年,众筹风席卷长春,商学院、校友、亲友间……一度流行这样的说法:如果有一天你身边的朋友去创业了,那他非常有可能去做众筹了。

从线下到线上,众筹模式可谓四处开花。

但是短短两年时间,多数众筹项目因遭遇缺失管理、经营不善、股权纠纷等原因而崩塌,成功者屈指可数。目前的长春市场,众筹都存在哪些类别?什么项目众筹参与度最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本地众筹模式可分为四类,分别为:债权众筹,即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一定比例的债权,未来获取利息收益并收回本金;股权众筹,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其一定比例的股权;回报众筹,即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投资,获得产品或服务;捐赠众筹,投资者对项目或公司进行无偿捐赠。

从众筹金额来看,较为主流的单次众筹金额通常在2万元~500万之间,500万元及1000万以上的大额众筹数量有限。为了避免非法集资,众筹项目发起时必须严格遵守《合伙企业法》第六十一条“有限合伙企业由二个以上五十个以下合伙人设立”以及《证券法》“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200人的为公开发行”的人数红线。

上述众筹模式中,债权众筹与股权众筹最受追捧,其原因在于,投资者在项目盈利后可获得项目股权并收回利息及本金。整体来看,第三产业项目搭配债权众筹与股权众筹模式最多。如果细分到行业,餐饮业无疑最受欢迎。

“这两类模式受欢迎,其实也不难理解,这与投资的心态有关,投资与回报总要联系在一起,怀有天使心态的人,还是占少数。”对众筹市场有着深入观察、撮合成功多个众筹项目的高先生表示,就众筹模式转化为商业价值来看,债权众筹与股权众筹是最容易操作的。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要辨清众筹项目的实质,谨防陷入熟人圈的“非法集资”。

现状调查

线下众筹盈利的不足50%

众筹之下,有人成功就有人失败。目前众筹以线上和线下形式开展,那么问题来了,市面上到底有多少众筹项目?成功率多高?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想要获得这方面的准确数据存在一定难度,目前我省尚未有部门发布类似数据,因此只能通过市场走访和业内反馈了解大致方向。

首先来看线下众筹,餐厅、咖啡馆、KTV、酒吧、浴池,按摩院、足疗馆等商业门类众筹概念植入度较高。多方渠道反馈信息显示,近两年间在长春本地,有名有姓发起的众筹商业项目“以百计数”,而线上众筹由于发起者分布于各大平台,因此数量难以统计。

在盈利和运营方面,有业内人士指出,长春约半数项目盈利艰难。

“在国内,包括长春,项目的风险以及风险承担者的能力根本无法得到保障,看到其他人众筹成功了,就照猫画虎一拥而上。”曾操刀多个众筹项目的陈先生告诉记者,众筹失败案例并不少见,目前线下众筹项目能成功运转并盈利的不到50%

对于众筹失败的因素,分析认为,优质项目少、后续人才缺失、毫无门槛的乱筹、投资标的模糊、股东众多决策效率低、财务不透明、第三方监管缺失、个人行为和组织行为模糊等,都是导致众筹项目快生快死的重要原因。

“在国内,包括长春,项目的风险以及风险承担者的能力根本无法得到保障,看到其他人众筹成功了,就照猫画虎一拥而上。”

深度观察

病态众筹良方在哪里?

“众筹”这一概念,兴起于2009年的美国,其精髓在于帮助有创造力的人获得所需资金来实现梦想。

然而,这个起源于大洋彼岸的创新思维,在中国却扭曲变形。

陈先生告诉记者,众筹模式其实是个好东西,筹钱、筹智、筹资源,能在短时间内利用众筹人的资金、能力和渠道,盘活预期项目。但现在众筹有些变了味,许多项目发起人把众筹当成了圈钱融资的工具。

对此,著名投资创业指导专家李惑然认为,相对于传统的融资方式,众筹更为开放。其特点是草根化、平民化,发起与资助都与年龄身份职业等无关,其短期内的融资优势无需赘述。但在国内发展过程中,融资后期所产生的经营策略、运营管理以及后期一系列推进,却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最终让众筹变成“众愁”。

“项目发起的第一目的是为了找钱,但其实这只是一个要素,举个例子,钱好比血液,但没有大脑的智慧和四肢的助力,也是无法推进的。”他表示,中国式众筹困局也在这里,无论创业者、融资者还是投资人,在骨子里看得还不够深入透彻,整个行业缺乏良好的体系和框架,项目运作期间缺乏必要的监管、科学和系统的经营。

另外,在融资过程中,有人靠信任筹钱,一旦诚信缺失,投资人往往陷入被动。

“虽然这种模式进入中国的时间较短,但从长期来看,仍有其存在的价值和融资需求。”对于众筹未来的发展,李惑然认为,与大众需求趋势相符的投资项目,才最有生命力。此外,特色项目在未来众筹架构中只是其中一个要素,可以预见,科学的人才供给和管理体系,都将在未来的众筹操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变味众筹

成了预售和团购工具

熟人圈众筹是以个人信用“背书”,而平台玩众筹则是以品牌背书。近来,一些以交易促进为驱动的电商平台借助巨大的流量也一头扎进了众筹圈。

众筹窝创始人王子健理解的众筹本质是为了(帮助)大家实现梦想。

但他发现,在中国众筹逐渐演变成了预售和团购。众筹平台也成了各企业产品宣传的一个平台,“众筹在中国变了样,大家肯定也看出了。”他举例说,某品牌手机登入某众筹平台,25分钟10000部手机全部筹罄,创下了当时的众筹纪录,“这是卖手机还是众筹?”

产品众筹参与者分散,风险一旦出现,维权的成本很高。某动漫公司曾在某平台众筹拍一部电影,网友花了200多元参与众筹,结果很多人直到电影下映也没能兑现回报,连电影票都没收到,王子健说,平台为众筹项目“背书”,当参与者没有收到回报,平台就应该承担责任。

在不少人的理解当中,众筹就是非法集资、产品的预售和团购,“这些平台是有一定责任的”。

几个月前,王子健曾发出公告,愿意帮人免费搭建众筹平台。其间陆续有近百人联系他,很大一部分人没有商业规划、没有资源,也没有营销策略,就想单纯做一个平台,“他们都想跟风,分一块蛋糕、赚点快钱。”

就在众筹大行其道时,也不要忽略了众筹的风险。天使投资人徐小平说,众筹有两个问题,一是项目的风险;二是风险承担者的能力,“第二个问题的解决方法,我可以告诉大家,拿出5%的资产来玩玩就可以了。”他提醒,不要把众筹投资作为资产配置,或者作为发财致富的手段。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说,2015年是股权众筹发展的元年,同时他也看到伪股权众筹泛滥。他认为,区别伪众筹、伪互联网金融的真正的股权众筹最根本的特征是有第三方平台。“真正的众筹是金融,是需要风险管控的,而不是凑份子来做项目。”

版权声明
95%的朋友还会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暂无相关信息!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