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详情

盯上早期股权投资的退出生意 老股转让交易平台涌现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16-03-07 13:51 收藏

在股权投资市场,重要的向来并不仅仅是“投”,往往更重要的是“退”。


在股权投资市场,重要的向来并不仅仅是“投”,往往更重要的是“退”。易一天使合伙人曹日辉就认为,投资人将90%的时间都用在投上,如何去投到一个好的项目上面,但是投得好不如退得好,退出问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不过,目前行业的状况是,火热的早期投资领域一边是不断融入的资本,一边又是投资退出令人头疼,即便是IPO没暂停,并购日趋活跃且新三板成为退出市场的一个重大创新,但这都尚不足以使得股权投资项目的退出达到非常高效、又可规模化的地步。

  这些对投资人和项目方而言的现实痛点,却被部分嗅觉敏感者看作成一门生意。近期,一批专注于以早期股权投资退出为核心业务的互联网平台纷纷涌现,并迅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盯上老股转让

  上述平台中,201511月正式成立的“股权通”便是其中之一。它在成立伊始便得到了真格基金、一些知名投资人,以及佟大为等明星投资人的投资。

  股权通的定位是“向未上市公司股权期权持有人和投资人提供线上股权、期权流通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即持有未上市公司股权、期权者有变现需求时可以向平台提交意向,而有投资一些早期未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则可以在该平台上购买相应的份额,平台的核心价值是信息撮合和提供辅助交易的中间服务。“简化了原有繁琐的股权期权信息流通过程,为用户提供了安全便捷、合规高效的股权期权流通服务。”股权通的介绍称。

  不久前,一家名叫“潜力股”的平台也正式上线,其还对外公布了融资情况,获得了梅花天使、无穹创投、易一天使等天使机构的投资。另一家平台Ventureshares更早出现,其也获得了腾讯创始人之一曾李青以及天使会等的投资。

  事实上,从供需两方来看,这种交易的需求其实是广泛存在的。供给方来看,未上市公司的股权持有者往往是公司的高管团队、投资人,在公司上市或被并购前,他们普遍会有中途套现的诉求。尤其是高管团队,创业前期待遇较差,当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时,提前套现部分手中的股份改善生活已经越来越常见。“很多创业公司创始团队都拿着很微薄的工资,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他们的股权越来越值钱。但按照以往的普遍情况来看,除非公司IPO成功上市或者被并购,他们的股份实际上也只是账面资产,很难套现,IPO和并购都是很难的事情,每年发生的数量占比很小。”北京一家早期投资机构人士称,“企业发展中会融资很多轮,但以往基本上都是新增股份,投资人愿意为公司的发展注入资金,并不愿意买老股让创业团队套现,现在逐渐有些机构投资人愿意在C轮以后融资时买很小一部分老股,但这种情况也并不是非常普遍,通常发生在话语权较强的优质公司身上。”

  当然,除了创业团队有这种需求外,早期的投资人如天使投资者也有中途部分退出落袋为安的意愿。天使投资人往往是在企业创立初期就予以投资,若企业发展良好,在后续几轮融资时原始投资便已经大幅增长,再加上天使投资的时间往往已经较长,因而若有投资者愿意购买部分老股,往往也比较欢迎。

  实际上,当前在市场上到处“撒钱”的天使投资人,对于退出也已是非常头疼。“我们前几年投了几十个项目,但实际上手中一大堆项目都只能一直拿在手中,无论好坏都不容易退出。”上述早期投资机构人直言。

  而投资方的需求也比较直接,即寻找到能够获得优质的资产。优秀的未上市企业股权自然是有吸引力的投资品种,无论是对于股权投资机构,或者是高净值个人投资者,都是可以考虑的渠道。

  这两者的匹配在当前是很低效的。优质的未上市公司股权持有者往往并不容易找到愿意购买其老股的投资人,除非在公司进行新一轮融资时将其中一部分卖给新的投资机构。而对于投资人而言,个人投资者很难获得这些转让信息,且门槛相对较高,不易获得这样的投资机会,而机构投资者也同样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寻找这些机会,而这种交易也被称之为股权投资的“二级市场”。

  能否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改变这样的低效模式?这成为许多投资者、创业者思考的问题。

  这些新兴的平台相信,借助互联网第三方平台的服务,可以为股份持有者、投资人节省大量的对接和交易财务成本和时间成本,因而不少创业者盯上了未上市公司老股转让这门生意。

  交易的难题

  当前,瞄准这一生意的人越来越多,类似的平台也开始接连出现。“除了这些已经上线推广的平台以外,目前在做这类平台的人很多,而且至少有十多二十个平台都在筹备之中,而一些现在运营中的股权众筹平台也有意增加这样的业务,足见近期这个方向的火热。”一位老股转让平台的负责人坦言,其已经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据了解,目前多家平台都已经推出了不少交易标的,如大众点评网与美团网战略合作后的“新美大”等等,而国外的诸多公司如airbnb等的份额也出现在了国内的这些交易平台上。交易的价格往往是基于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为基数,在此估值基础上按一定的折扣确定。

  实际上,在国外,这种基于老股转让的二级市场平台也有不少先例,并且有的平台已经运营多年,诸如SharespostSecondmarket等是成立时间相对较早的平台,而EquiDateEq-uityZen等则是近两年新兴的交易平台。

  硅谷科技公司股权的二级市场交易最活跃时期要属facebooktwi-iter上市前,那时这些热门公司没有上市无公开交易平台,而一些高管和员工、投资人则等不到上市时再套现,因而,交易平台应运而生。据报道,最火的时候SharePost网站上聚集了8.8万名天使投资和机构投资人,涉及的资本高达10亿美元。而另一家平台SecondMarket也一度交易活跃,其自身也在当时获得了资本的追捧,李嘉诚便是投资方之一。

  不过,随着知名科技公司公开上市,这两个交易平台失去了热门的交易标的,再加上许多科技公司因其可能影响团队的稳定并不欢迎这些交易平台,因而这些平台的交易量大幅下降,也不得不开始转型。

  这些难题可能同样会摆在国内的这些交易平台身上。

  上述早期投资机构人士指出,理论上这些交易平台是很有价值的,但现实操作中仍然有不少难题。比如:优质的未上市公司是稀缺的,假如公司未来可期,无论是原有投资人还是创业团队,能够释放出来的老股数量一定很有限,创业团队要提前套现一定是需要机构投资人首肯的,而投资人往往也拥有优先购买权,优质且规模又不大的标的是不是机构投资人买走了,而相对不那么优质的标的,又会面临投资人的质疑,投资人或创业团队套现是否意味着对公司的未来没有信心?由于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较为明显,是否能够创造出繁荣的交易尚待观望。

  而从交易的可操作性角度而言,也面临着不少的难题。如果是原有投资人是以有限合伙企业方式出资,而此次转让出资份额只是在LP层面,那相对容易解决,也无须到标的公司层面进行工商注册变更。假如是创业团队个人直接持有公司股份,要转让的话就需要对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进行变更,涉及到较为复杂的手续,因此还需要协商原有的投资人签字等。

  而硅谷新兴的平台EquiDateEquityZen也同样是看到这些操作障碍之后,创造出了更新的一种交易模式——将附着于私人公司股权之上的财务权益做成衍生产品,推向公开市场。也就是说,在这些平台上交易的有部分产品其实不是真正的股权,而只是通过一系列协议附着在股权上的经济权益。因为股权本身没有发生变更,所以公司的股东结构不会有任何变化,甚至可以在标的公司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转让,帮助员工套现,这样更加简化的交易流程当然极大迎合了卖方的需求。

  但买方则面临着一些疑虑:这种衍生产品的交易是否合法,同时又是否能够让买方的投资受到法律保障。EuityDate在答复记者询问时称,作为平台方其将提供多种具有约束力的保障措施,帮助保障买方的权益,而其亦提到,该平台已经与慕尼黑再保险达成了一个合作,其设置了一个保障机制,是由保险公司在卖方违约时承担一定的责任。但记者未能获得详细的保险条款,无法了解其中的核心要素。

  投资机构们则对这一探索展示出了支持,从多家投资机构入股这些平台便可见一斑。“不过,对于这些机构而言,并不一定是指望这些平台能够发展得多么好,因为从股权交易的角度来看,用户规模难以做到很大,但未来这些平台可能往其他金融交易发展。”上述早期投资机构人士认为,“同时,投资这些平台也有战略投资的意图,如果能够帮助其所投项目有更好的退出渠道,这几百万元的资金也可以说是只是小数目。”

版权声明
95%的朋友还会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暂无相关信息!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