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潮水正涌过德州扑克

来源:众筹家 2018-05-11 11:29 收藏

野蛮生长多年的众多德州扑克平台,正迎来史上最严监管时刻,而距离传言中所有德州扑克平台都将关停的deadline——2018年6月1日,只剩20天

互联网潮水正涌过德州扑克


潮水涨起时带来的东西,退走时便又带走了。用托·富勒的这句名言来形容当前中国的德州扑克产业,再贴切不过。

近一个月来,央视密集曝光、联众高管被捕,德州扑克涉赌风波席卷整个德扑行业,野蛮生长多年的众多德州扑克平台,正迎来史上最严监管时刻,而距离传言中所有德州扑克平台都将关停的deadline——2018年6月1日,只剩20天。

昏暗名利场:陷入沉默、彷徨与疯狂的德扑圈

“娱乐就好,别赌博。”近两年快速崛起的德扑娱乐平台金牌德州某高管对笔者直言,多位德扑平台从业者对笔者表达了类似观点,并都不愿多谈。

“整个德州圈子,真正打牌的,都陷入了困境。”去年靠打锦标赛盈利超七位数同时又是知名德扑教学主播的吕姓朋友,对笔者坦言,“我最近就不想发声,我觉得现在说什么对行业都不好。”

笔者也是个资深德扑玩家,粗略算算,玩德扑的时间已有十年之久,大大小小的比赛打过无数,也赢取过不低的比赛奖金,并且在某个娱乐为主的平台上比赛积分也曾位列前十过一段时间。当然,笔者只是个业余玩家,只在工作之余、闲来无事才玩玩。在笔者的感受里,最近,德扑圈正陷入多种情绪交织的莫名境地里,沉默、彷徨、疯狂……也许兼而有之。

在强监管面前,不少德扑平台小心谨慎,避免惹火上身,并且急于划清娱乐和赌博的界线。沉默之外,更多是彷徨,不知道整个行业该往哪儿去。“有点迷茫吧,从事德扑推广也好多年了,不管这个行业肮脏与否,我还是很热爱它,真心希望这个行业能够更健康地发展。”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德扑从业者对笔者坦言,“以前大家过得太舒坦了,一个很小的平台一年营收个三五千万也很容易,太舒服,就可能忘了边界。”

而沉默方,则更多属于职业玩家群体,这与其职业身份有关,毕竟,能被称得上职业玩家的,大都有很强的长期盈利能力,长期参加SPT、APPT、CPG甚至WSOP等顶级赛事,某种程度上讲,这类群体常常游走在边缘地带。

风波之下,笔者甚至觉得,职业玩家群体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正在变得模糊。“我并不是走职业路线,并且我线上不太玩,可能大家对职业的定义有误会吧。”在和知名职业牌手昊昊大王的聊天中,其对笔者如此表示。而在2017年,职业牌手这个称呼还带着某种光环,在娱乐平台的直播对抗赛中也意味着一定的流量保证。

与职业玩家相对,业余玩家群体的表现更耐人寻味,逃离或疯狂,正成为矛盾的现实写照。“早就不玩了,从上次三亚比赛之后,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为首都的5G建设贡献自己的青春和汗水。”外号崔神、从事通信工程的资深业余玩家朋友半开玩笑地对笔者说,“你也知道,我之前玩的就是朋友桌和扑克部落,有趣的比赛都在深夜,我晚上10点就睡了,都没得玩,就不玩了。”

崔神坦言,玩德州也会上瘾的,2015年其和笔者一起玩某个新上线平台的时候,就很上瘾,社交属性非常强,很多都是互联网、通信圈的朋友,也基本都抱着娱乐竞技的心态在玩。

而另一些业余玩家群体,则正变得疯狂起来。“最近几个月输了几万块了,我得尽快赢回来,不能等平台都关了,差不多两天没睡觉了,不和你扯了,继续游戏了。”一位长期在线上平台玩游戏币的德扑玩家,没和笔者聊几句,就又忙着打cash桌去了,用德扑圈的话讲,他有些上头了,只怕会越输越多。笔者粗略调查了下,疯狂起来的业余玩家不在少数,大多都输了些钱。

当然,这里面的关键,其实是币商群体的存在。大多数德扑娱乐平台,都以金币的形式来维持玩家的日常娱乐,本身没什么问题,之所以娱乐游戏慢慢滑向涉赌深渊,很大一部分原因和这些币商有关。有币商存在,纯娱乐性的金币就可以按一定比例(比如1000万金币600元)顺畅地变换成现金,导致性质大变。无论是大如腾讯天天德州,还是小如遇悦德州这样广泛存在的平台,不管平台方有意或无意,币商群体都在事实上侵蚀着这些德扑平台的合法性。

而币商群体,在风波之下,也正变得躁动不安,据笔者了解,多个币商近期已经不在开放收分,而是在加紧出货,希望能够将囤积的金币尽快兑换成现金落地为安,然后暂时抽身离去。对于很多娱乐平台而言,这正导致平台的金币流动性减弱,正在事实上削弱平台的活跃度。

在德扑圈这个范畴里,至少交织着线下俱乐部、线上平台、职业或半职业玩家、普通玩家、币商、直播平台、专业主播等多个常规角色,有人扬名立万,有人赢钱亏钱,如果说德州扑克是个名利场,那么,这个名利场正在变得躁动而昏暗。

潮起互联网:德州扑克风靡下的赌性围城

德州扑克在国外是一项历史悠久的竞技比赛,并借助WSOP世界扑克系列赛等顶级赛事为国内所知。至少从2010、2011年开始,这项国外盛行的扑克游戏开始在国内流行起来,时尚而又对抗激烈,吸引了大批生活在国内的老外和lady、girl们参与,并逐渐被精英群体所接受。

当然,时间还可以往前追溯的更久,至少笔者从2007年附近就开始玩德扑游戏,当时已有大批人在玩,不过这个时候的德州扑克还比较单纯,大批玩家都是冲着娱乐去的,当时人人网(原校内网)还很火热,人人网内置的博雅德克萨斯游戏风行一时。

如今,人人网已落寞,人人网上走过十年之久的博雅德州扑克在线人数也已寥寥无几,原人人网负责人许朝军去年也因涉赌被捕,涉足德州扑克的人流像潮水一样,从娱乐性的起始点,逐渐涌向了拷问人性贪念的赌性围城。

2015年开始的创业热潮,也影响到了德州扑克行业的创业氛围,在当时移动互联网喷涌发展、APP成标配的年代,一大批德州扑克APP应运而生,笔者就曾至少在10多个德扑APP上玩过。

以互联网为链,以社交为锤,有人借几项大型赛事不菲成绩扬名立万,有人借线上线下频繁奋战月入数万甚至十万走向职业道路,有人直播教学实现粉丝效应小范围走红,有人借创投赛事等大佬们可能参与的德扑比赛试图击穿社交圈层……更多的普通玩家抱着“小赌怡情”的想法,在各个德扑APP或平台上日夜活跃着、消磨着。德州扑克,就此,在国内迎来爆炸性发展。

2017年,对于德州扑克行业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据《2017年度德州扑克行业白皮书》显示,2017年全国主赛奖池超过100万的德州扑克比赛总计31场,赛事总奖金超过2.1亿,总参与人数高达22899人次。相比于2016年赛事总奖金超过1.4亿人民币,总参与人数22066人次,2017年均有着显著的提高。

野蛮生长多年的众多德州扑克平台,正迎来史上最严监管时刻,而距离传言中所有德州扑克平台都将关停的deadline——2018年6月1日,只剩20天

这一年里,还有几个有意思的事件或现象。一是国际三大赛事中的WSOP和WPT都已引进国内,尤其是2017年首届WSOP CHINA在三亚成功举办,主赛奖励更是高达1200万,一下子燃爆了国内的德扑行业的热情。第二个,随着各大线下赛事密集举行,以及线上平台开设俱乐部玩法的盛行,附着在德州扑克上的金钱色彩越来越重,并且线下赛事人流和资金的聚集,带来了爆发群体性事件的隐患。其他还有,比如去年曾有传言德州扑克即将成为竞技类项目,比如人工智能“冷扑大师”在大洋彼岸狂虐德扑高手,等等。这一切,都将国内的德州扑克热情推向了最高点。

很多时候,这意味着低点的必然到来。

潮水曾涌向德州扑克,而现在,潮水正涌过德州扑克。潮落之后,德扑行业究竟向哪发展,笔者不是从业者,很难做评判。但是,作为一名德扑爱好者,不妨多说几句忠耳之言。

在德州扑克的牌桌上,锦标赛(tournament)的竞技性、对抗性非常强,而现金桌(cash game)的赌博性则非常强,很多人会在其中情绪失控、深陷而不能自拔。即使是所谓玩金币的娱乐平台,对于很多财力一般而又自控能力不强的人来说,陷进去之后也伤财不浅。

“只要有常规桌(现金桌),就是害人。”昊昊大王对笔者表示。而知名职业牌手团团则指出,“这些平台倒真的是娱乐,就是哪种玩家都亏,平台赚钱,并不存在PRO,挺好的,娱乐嘛,干啥不花点钱。”当被笔者问及如何提升自控能力、如何更好地平衡工作、生活和德扑,团团坦言,“我是属于特别没有自控能力的人,输痛了、输怕了,自控能力就强了,慢慢就醒悟了。”当然,团团补充道,“自控能力不好的人,不玩德州也一样啊,足彩、彩票什么不能赌,都是个人的,和德州本身无关啊。”

笔者还问了团团一个问题,让他谈谈作为职业牌手,这么多年下来最大的收获或感受是什么,团团问我你要听实话吗?我告诉你——

“最大的收获是钱,最多的感受是好脏,这个圈子——好脏啊!”

版权声明
虎嗅、亿邦动力、亿欧等专栏作者
热门标签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