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美股上市敲钟声不断,A股为何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来源:众筹家 2018-10-19 14:04 收藏

一旦A股新政的推动,实际上意味着更高的审核要求,并且要培养起股民与公司一起成长的耐心和时间。

港股、美股上市敲钟声不断,A股为何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企业上市不仅是要融资,还是对于企业实力和声誉的一种认可。

如果说在新三板挂牌是考上普通大学,那么在A股上市则是上了名牌大学,就像这些年香港用丰厚的奖金吸收了很多内地的状元,甚至有一些名校精英人才高考都不考了,直接申请美国的大学一样,这几年有大量社会资源的公司纷纷奔赴境外上市,A股是时候该反思如何让股市也“肥水还得肥自家田”、“胳膊肘也得往里拐”。

今年,港交所的锣不够敲了(如映客、小米、美团、海底捞、华兴资本等),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也吸引了不少国内优秀的上市公司(如爱奇艺、哔哩哔哩、虎牙、优信二手车、拼多多、蔚来汽车、趣头条等等),今年IPO上市的消息比去年知名TMT项目融资的消息还多。

由于互联网公司本身曝光率相对比较高,涉及国内数亿用户数据资源,他们奔赴海外市场本身造成一种错觉——“海外上市”有着更高声誉,实际上,国内A股上市审核流程更严格、要求更高,就跟清华北大难考是一个道理。但是考完公司并不是目的,吸引优秀公司上市才是目的。

那些参加A股考试,考不及格的大互联网公司

很多公司一般是首选在A股上市,但是A股有两项硬性规定:(1)规定公司必须连续三年盈利并且总盈利金额必须达到3000万;(2)必须同股同权,就是这两条规定把很多互联网公司挡在了门外。

经济学家巴曙松在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新经济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它是亏损的。这的确是实情,我们看来看看,2017年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68%的企业是亏损的;剩下的32%也只是2017年才盈利,往前再推2年,连续三年能盈利的比例会更低。

亏损的公司不一定就不是好公司,比如小米此前雷军就说过不考虑盈利,但是小米做手机以及米家很多产品对工业产品的促进是显而易见的。美团目前也处于战略亏损期,并且还不能在短期内指望盈利,这样有名望的互联网公司要去参加A股的考试肯定是不及格的。

所谓“同股同权”是所有股东按照一股一票制进行决策,不允许“一股多票制”。不过,互联网公司创业从早期天使轮融资稀释10%的股份,到Pre-A/A/B/C/D一直融资下去,稀释的是创始人和创始团队的股份换取公司发展所需要的救命钱,融的除了资金还有资源。找融资已经成为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标准动作,甚至有公司从一开始就预估了亏损面,拿的都是美元基金,一开始就是奔着去美国上市去的。

马云说:“从来没有想过当首富,所以才把股份稀释这么多,稀释到只有8.9%,还有这么多”,马云没有说的是,他通过阿里巴巴8.9%的股份却牢牢地掌控了阿里,这就是“同股不同权”的好处。美团创始团队控制的股份也不多,王兴11.44%的股份掌控了48.37%的投票权。“同股不同权”的股权结构可以避免“外行领导内行”,董事会对管理层的压制,必须出现战略决策失误的风险;还能够激发了创业者持续经营的动力,让创始团队不产生“上市就是人生巅峰”的虚幻感。

港股蝶变,A股何时能够鼎新?

香港作为世界经济贸易中心之一,此前也是要求必须同股同权,错过了实行AB股的阿里巴巴,在2016年马云在回应媒体关于蚂蚁金服是否会在香港上市时说,“如果我们认为香港准备好了,蚂蚁便会来上市。”而因为墨守“同股同权”的陈规,香港这些年错过了很多高科技股,目前港股市值最高的公司腾讯,其市值红利得益于国内市场移动互联网的繁荣。

2018年4月24日,港交所正式公布了《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的咨询总结,接受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而香港这次改革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内地大型新经济公司成为港股公司,市场一片欢呼。今年很多互联网公司把港股作为上市首选也是政策松动的正反馈。

港股、美股上市敲钟声不断,A股为何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反观A股市场,并没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国内的BAT三巨头都没有能在A股上市。这些公司享受到了国内互联网政策优势、人口红利以及社会资源,但是其股市增长效益并没有让国内股东享有,尽管股民可以开通港股、美股但是审核及准入门槛已经非常高。

笔者阿星认为,每一个十年周期都有属于这个行业巅峰期公司上市,从最早的能源、钢铁等实业公司;再到上个十年房地产公司;再到近十年来的互联网公司;下一个十年有可能是人工智能公司或者是生物经济公司,但是交易所必须要为这个十年和下一个十年做好制度安排和准备。

毫无疑问的是,当前经济处于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的天下,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平台经济本身的经营规模、商业模式规模效益远非传统企业可以类比,就像马云不能与一家买服装老板的营收能力比、王兴不能和连锁餐饮店的经营标准比、程维不能和一家汽车生产企业社会效益相比。如果用传统经济的标准来考核互联网公司的上市条件,其实低估了新经济的能量。

对A股而言,当这么多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奔赴海外市场,有一些潜在弊端不容忽视:

上市公司在募得资金的同时,每年将支付海外投资着巨额的红利汇报,无异于把国内扶持下的垄断利润给海外投资者拱手相让。

一些公司在海外IPO的估值偏低,较低的市盈率使得股价比国外同类企业价格低太多了,一些海外新股认购者或战略投资获得无风险的股票套利,从而造成本国资产的流失。

很多独角兽公司以及创业公司效仿在境外市场公司进行股权设计和融资,这使得很多“好苗子”并没有为A股做准备,A股愈发难以留住优秀公司,新兴血液难以融汇,导致A股“盐分”越来越高,最终将有可能酿成“死海效益”。

双创升级亟需完善上市制度安排

2018年9月28日,在国务院官网刊发了《国务院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国发【2018】32号)中第26条规定中提到了:“推动完善公司法等法律法规和资本市场相关规则,允许科技企业实行‘同股不同权’治理结构。”并且明确表示“支持发展潜力好但尚未盈利的创新型企业上市或在新三板、区块型股权市场挂牌”。

港股、美股上市敲钟声不断,A股为何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全文网址: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9/26/content_5325472.htm)

这是中央政府在公文中第一次明确表态能够容纳的“尚未盈利”、“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这被媒体普遍解读为A股拥抱新经济为互联网公司敞开上市之门做好铺垫,尽管还处于“意见”阶段,并没有形成相关执行法规。鉴于该意见@相关主管部门,能够看出规则的变更所牵涉层面众多、是系统工程;而一旦政策门槛放开,将极有可能重塑未来十年经济的走向。

而A股今年的确在努力向新经济伸出橄榄枝,比如360从美国退市通过借壳江南嘉捷后在A股成功上市,国内很多互联网公司如网易、百度等创始人在今年两会期间也曾表态,如果A股政策许可,愿意推动企业回国上市。

退市回国的方式主要是通过CDR(中国存托凭证,Chinese Depository Receipt),让中国投资者不需要注册美股或港股账户,直接购买在境外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股票。但推动这些在海外市场上高价位的公司回国本身又打击一些本土上市公司的市值和股价,CDR基金目前有所推迟,并未完全凑效。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A股本身能调整思路、放低姿态。国内的上市公司虽然符合上市核准制的要求,但属于会考试却无真才干类型。比如一些上市之前“野蛮生长”,临近上市才开始搞合规、整理财务报表、整理公司各项规章制度,按照上市要求“包装”;再找家厉害的投行或者券商来协助;而上市后却并不能为股民创造价值。此前有网上段子说阿尔法狗在A股的数据运算中都招不到预测模型而败北。如何让A股多一些优秀公司成为“鲶鱼”,才能让良股驱逐劣股。

反观,目前国际上比较权威的证券市场,采取注册上市制度看似条件宽泛,实则重点观察后续经营难,把企业的各项规章制度从一开始就交由市场所有参与者检验,以“低门槛、高要求、凭本事”进行筛选;并形成一批有品牌和市场信誉的中介机构及会计事务所。目前美股万亿级公司苹果也曾经有过低估,亚马逊更是长达十多年的亏损,依然被分析师视为好公司,这些本身就是市场化力量长期显现的结果。

结语

当然,同股不同权或者3年未盈利的就能达到可以上市互联网标准,互联网优秀公司有其固有的考核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商业模式是否能够推动社会发展,是否能够符合大多数尤其是市场用户的利益,此外互联网公司数据、应用、技术对于行业是否促进作用,这些往往是更高阶的考核标准。

一旦A股新政的推动,实际上意味着更高的审核要求,并且要培养起股民与公司一起成长的耐心和时间。从上市核准制转向更为市场化的注册制跨越,这不仅是关于到社会创业创新活力,更关系国民经济与世界金融接轨腾飞。

版权声明
李星,策划人,专注于家庭生活消费O2O研究,虎嗅、创业邦、亿欧网等科技媒体专栏作者。
热门标签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