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短视频一年记:除了流量迅猛增长外,全是坏消息

来源:众筹家 2018-12-24 11:43 收藏

回顾短视频的整个2018年,写满了让人激动不已的好消息,可就在漂亮的数据背后,却是并不让人感到乐观的未来。

2018短视频一年记:除了流量迅猛增长外,全是坏消息

又是一个年末,眼见着2019年的钟声即将敲响,回顾短视频的整个2018年,写满了让人激动不已的好消息,可就在漂亮的数据背后,却是并不让人感到乐观的未来。

对于短视频大家并不陌生,2000年当时还没现在这样红的何炅老师,其主持的美国迪斯尼公司电视节目《家庭滑稽录像》,就是这样由无数家庭自拍的短视频组合成的电视节目。而且,早在移动互联网火爆之前,类似《一个馒头的血案》这样的原创短视频就已在PC上风靡,这一时间里胡戈、某S就以幽默有趣的短视频成为的网红。

2018崛起的“吸时”猛兽

短视频作为一种独立内容形态开始大众化传播,是在整个2018年正式开始的。

今年春节短视频红包大战拉开这个我帷幕,此后抖音、快手就以疯狂的速度成长为今年的流量巨兽,根据QuestMoboile 10月23日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秋季大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9月,短视频月活规模5.18亿人,为在线视频10.61亿人的48.8%,不过短视频的用户总使用时长占比为8.8%,几乎与在线视频的9%持平。

2018短视频一年记:除了流量迅猛增长外,全是坏消息 

更为关键的是,短视频在2018增速是全行业最快,按照这个势头将很快超越在线视频对用户时长的占比,成为仅次于即时通讯App的第二大流量巨兽。要知道,作为一个出现至今已经非常久的内容形态,在2018年的迅猛崛起多少让业界有些意外。

作为业界双雄的抖音、快手,今年都迎来了用户规模的大幅度上涨。春节期间抖音日活才6500万,但截止到10月,抖音的国内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2亿。同样快手在春节期间日活是1.1亿,据快手官方透露12月日活已经达到1.5亿。

加之新对手百度好看视频、腾讯微视、波波视频的你追我赶,以及老对手秒拍、美拍、梨视频的虎视眈眈。整个2018年可以说是短视频的爆发年,无论App数量、用户规模和用户时长等诸多数据,无不显现短视频在移动互联网向下渗透的可怕。

也许,下一个报告里短视频对用户时长的占比就超过了在线视频,那时候短视频的霸主地位才算正式宣告成立。

彪红的数字、惨淡的变现

仅从文字上来看,短视频随便拎出几个数据,都足以笑傲整个2018年,然而单商业化而言,如今如日中天的短视频,似乎并没有太多亮点的地方。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短视频营销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短视频营销市场规模达到140.1亿元,同比增长率达520.7%,预计2020年该市场规模将达550亿元。相比今年短视频强势的各项数据,营销市场的收入可谓非常可怜。

我们来看一下相关数据,百度今年Q3季度单网络营销的收入是225亿元,今年Q3腾讯网络广告的收入也达到了162.47亿元,更不要提吸金能力更强的阿里,短视频作为今年最火热的行业,整个行业营销方面的收入还不如BAT三家公司一个季度网络营销/广告的收入,很难让人乐观起来。

从平台方面来看,至今抖音、快手、美拍、秒拍等平台都没有公开具体的收入情况,而同样是短视频平台之一的哔哩哔哩今年上市后,整体惨淡的营收中,游戏运营占比也远远大于网络广告。据火星文化CEO李浩在一场演讲中的预测,抖音未来一年广告收入将过100亿,成为史上最快获取百亿收入的APP。可相比2亿的日活,100亿的广告收入并不算高。

相比平台而言,作为短视频中下游的内容制作MCN机构、网红的感触更深,今年除了处于行业顶端的少数MCN机构和网红,大部分还在靠流量分成和融资生存。据美拍与易观Analysys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短视频MCN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17年短视频MCN行业处于高速发展中,有望在2019年达到4700家,其中大部分还未实现盈利。

要知道短视频虽然看似门槛低,但涉及到剧本、场景、拍摄、剪辑、演员等复杂的环节,想要在竞争激烈的短视频领域脱颖而出,除了个别天赋异禀的网红,大多数都是咬牙先烧钱再赚钱。

根据《IT时报》报道,MCN机构大禹网络在抖音3月的报价,一条广告“一禅小和尚”是25万元,“拜托啦学妹”是15万元;快手KOL资源报价,“上官带刀”的一条广告报价55万元。但是,考虑到这些大号内容都是精心制作,即使广告达到这个价格,如果每月“接单”一般的话,仍然不算很赚钱。一些非头部的短视频小号,生存环境就更堪忧。

从平台到MCN机构甚至网红个人,表面光鲜之下,短视频行业的生存环境并不乐观。2017年的热文《短视频投资失败者自述:收入仅几百却赔了70万》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多,可这样悲惨的例子仍在2018年不断的上演。

制作门槛上升,短视频已不亲民

2018年惊天巨变的短视频领域,不仅仅是商业化上受阻,在内容上也是风波不断,经过最初的草莽期,现在的短视频内容制作越来越强调质量。

在用户规模、用户时长双双暴涨的好消息下,许多人已经忘却年初短视频的惊险时刻。因为低俗、违规和挑战公序良俗的反面事件不断爆发,今年短视频迎来国家的严厉监管,从上半年多次的短视频App的下架风波后,短视频内容终于得到很好的“净化”。

如今,各大短视频平台上那些俗不可耐的内容变少了,许多官方机构也加入到抖音、快手的平台,内容优质化是大势所趋,这为每一个短视频创作者在如何吸引用户方面提出了全新的挑战。以陈翔六点半、papi酱、办公室小野等头部KOL为例,在获取行业非常高的关注度的同时,他们也不断地在短视频制作上加大投入。

据洋葱视频联合创始人聂阳德透露,办公室小野第一个视频只花了131.8元,然而现在办公室小野的团队已经扩充到10人。相反的是《陈翔六点半》从一开始就以团队形式面世,仅出镜演员,大众熟知的也在10人左右。papi酱也趁着短视频风口成立papitube短视频MCN机构,旗下签约几十人,而从业内获得的消息得知,整体运营也并不乐观。

早期快手上,一个人一个麦就火爆全网的盛况已不再重现。现在的短视频领域,内容制作已经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行业。虽然,现在短视频占据了大众大量的时间,可能够在短视频上一展自我,通过视频社交和与人互动的可能性也变得越来越小。

现在的短视频领域付出和收获呈着正比,毕竟,那些十几个团队精心制作的短视频内容,一定比普通用户临时起意拍摄的普通内容,更能够让人有继续看下去。据美食类短视频日日煮创始人王小筱透露,一个不到2分钟的做饭类短视频,他们团队就用了3个星期去拍摄。在头部玩家纷纷加大投入的当下,普通玩家愈发的感到“追赶”不上。

如果说商业变现较难影响的仅仅是MCN机构和立志活跃在短视频舞台的网红,制约了短视频创作者在创作上的投入力度。而内容制作门槛的增高,却是短视频未来前景最大的威胁。如果说,短视频成为了短时版的长视频,普通玩家UGC创作因为质量普遍一般而沦为行业高速发展的陪衬,缺乏了大众的参与,其结果将是短视频永远只能是小众玩家的舞台。

回望个2018年,短视频确实充满了好消息,可是在商业化难,制作门槛日益增高的两大难题下,短时的快速增长并不让人觉得放心。如果说商业化较难,结果将会打击平台补贴的力度(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同样,如果短视频门槛越来越高将是大趋势,那么短视频大众化也将成为一种空口号,在短视频制作只是小部分人特权的未来,短视频行业缺乏长久发展的动力。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众星捧月的短视频只是走出了一小步,是真的能够成为一种全民性的内容消费形式?还是和论坛、博客一样昙花一现,最终沦为互联网内容历史的一个小插?作为短视频大潮中的一员,每个人只能等待时间给予答案。

版权声明
科技自媒体人,曾就职于博客中国、互联网实验室、百度等公司,钛媒体、虎嗅、百度百家、i黑马、创事记、创业邦等平台的专栏作者。曾在《南方都市报》《通信信息报》《杭州日报》《商业价值》《创业天下》《计算机应用文摘》《IT时代周刊》等报纸杂志刊文。
热门标签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以上内容对您有帮助吗? 有帮助 一般
0/500字 提 交
全部评论: 共0条